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99日缠情:狂傲美女太难训》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小姑娘太狼狈

第6章 小姑娘太狼狈

秋如水 3522字 2019-02-11

“乒乒乓乓”一阵阵清脆的破碎声绵绵不绝于耳。

一阵毁灭后,她冷冷地笑了,她在垃圾桶里找到了自己的衣服,胡乱地穿上了,然后伸手从那一大堆碎片里拣出了一块最锋利的碎片。

紧紧握住,她冰冷的眸子里浮起一股凶狠之气。

她要杀了他!

用他的鲜血洗清自己身上的屈辱!

咬牙走到浴室门口,伸手去拧门,结果却拧不动。

很显然他已经锁死了门。

她抬起腿狠狠地踹着门,一边踹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混蛋!你给我出来!你把我糟踏了,我也把你的名贵字画还有古董全都毁了!哈哈!好爽啊!你不出来欣赏一下我的战果吗?”

“随便毁!像那样的东西在我眼里一钱不值!”浴室里,冉未庭手持香槟悠闲自在地抿着,一双星眸淡定地盯着墙上方的液晶电视。

那里将外面的一切都展露无疑地呈现在他的面前,看着那一片狼籍,看着站在浴室门口紧握碎片一脸仇恨的她,他只觉得一阵阵的快意。

这一切只是开始……

他冷酷地笑了,拿起身边的对讲机淡淡地说:“上来两个人,将那个疯婆娘送走!不必太客气!”

“是。”

放下对讲机,他将手中的酒杯对着窗口遥遥一举,一句寒彻心骨的声音自那有着完美线条的薄唇里淡淡逸出,“穆伯民,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穆紫篱坐在公车上发着愣。

方才冉未庭的手下用枪抵着她的头迫使她不得不离开了,将她像狗一样地推出大门,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她随手搬了一块石头用力地砸碎了他一楼所有的窗户,现在原本就被他弄得青於一片的手上脚上到处都是被玻璃片划出的血痕。

如今这副狼狈的模样让她很头疼。

她这个样子不能回家,只能暂时到廖玲家里再说。

至少得换身整洁的衣服。

“小姑娘,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啊?”坐在她身边的老太太观察了她很久,见她的样子有些痴呆,不由便有些担心地问。

“没有。我只是和同学玩,不小心打破了玻璃,结果便弄成这个样子了!不过幸好是表面上的伤。”她笑笑,胡乱地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呀!那可得当心。”老太太信以为真。

“嗯。”她点点并没有,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到廖玲家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来钟了,当她出现在廖玲的面前时,廖玲惊叫着急忙一把将她拉了进去,着急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她苦笑着摇头,“廖玲,我很累!先给我一身干净衣服,让我洗个澡休息下吧!”

身上还残留着他的气味,让她觉得无比的肮脏,无比的恶心!

现在的她只想彻彻底底将自己洗干净,洗净他的痕迹,洗净他的气息!

那个豺狼一样的恐怖男人,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再遇见,更不想再想起。

“行行行!赶紧跟我到房间去。”廖玲急忙拉她进了房间,翻了衣服出来给她,看了看她身上的血痕迟疑地说,“这些伤口经水泡会不会很痛?”

“只是划伤,并没有多严重。再痛也能忍!”她淡淡地说。

再痛,会有昨天晚上痛吗?

再痛,比得上心上的痛吗?

“还是注意点。不要泡,站着沐浴就行了!”廖玲还是有些担心地说。

“我有分寸!”她点头,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关上门后,她就全身无力地靠在门上无声地哭了。

昨天晚上,今天上午,她都在别人的视线之下,无处可躲,所以再痛再受伤,她也只能咬紧牙关将眼泪往肚子里吞。

现在,终于有机会让她可以痛痛快快地哭一下了!

可恶的冉未庭,你不得好死!

看着镜中惨不忍睹的自己,她哭着用力地不断地在心里诅咒着,如果他现在就在她面前,她会毫不犹豫地拿着刀捅向他的心脏!

他比墨砚寒,比那些围堵住她的人更上恶心成千上百倍!

他其实一早就是对她不怀好意的,可是却一直玩弄她于股掌之间。

看着她用感恩的眼光看着他,他是不是有种变态的爽快呢?

那样残忍地对待她,弄伤她,仿佛他和她之间有着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不共戴天之仇?她突然愣住,脑子里突然像抓到了什么线索。

是的。他与穆家一定是有着深仇血恨的!

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

穆家能够取得在金融界龙头老大的地位,如果说没有仇人,那是谁都不会信的!

她的父亲穆伯民是个对自己的子女都辣手无情的人,更何况对别人呢?

这些年,他几乎都是踏着竞争对手的累累白骨一步一步走到事业的颠峰的。

所以,如果突然冒出来一个仇人要向穆家寻仇,她不会惊讶。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样一个恐怖的男人竟然先拿她下手。

他一定没有打听清楚,她在穆家是有多么地不得宠了!

如果知道,他应该去对付她的两个哥哥,还有已经出嫁的姐姐,又或者她的同胞亲妹妹才是!

不不不!不可以!

他不可以找妹妹!

她是最纯洁最美好的天使!

她惊悸地摇头,无法原谅自己怎么会把妹妹也列为了他报仇的名单。

尽管知道或许无可避免,可是还是不愿意去想像同样残忍的一幕会发生在她那美丽善良的妹妹身上。

穆家现在不安全了!

灾难随时会降临到穆家每一个人的头上!

她要想法子带着母亲和妹妹出局!

正蹙眉思量着,廖玲在外面叫:“紫篱,你怎么了?怎么进去这么久我都没听到水声?你不会有事吧!”

“在洗呢!”她急忙扬声应了,顺手就打开了花洒。

洗完澡出来,她的模样已经没有了那么狼狈,只是精神仍然很痿靡不振。

“我给你煮了碗鸡蛋面,你赶紧吃吧!”廖玲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了过来。

“廖玲,谢谢你。”她的心里一片温暖。

廖玲,这个自小就和她玩在一起的好朋友,总是能在她的心最冷的时候及时地补充进一片温暖。

正是这淡淡的温暖让她一直没有对生活绝望。

她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好人有很多很多,只是她没有那么多足够的幸运,可以碰上那么多好人而已。

“别说傻话。我们之间还需要用上这两个字吗?快吃吧!吃了好好睡一觉!”廖玲心一阵发酸。

“嗯。”她坐下慢慢吃,很感谢廖玲并没有迫不及待地向她发问。

她在吃的时候,廖玲便找来了紫药水,用棉签醮了涂抹在她的伤口之上。

吃过面后,她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也差不多都涂好了。

她看看自己的手臂和大腿,感觉自己简直是体无完肤了。

“待会给我找身长衣长裤吧!这样回去,我妈一定要刨根问底了。”她苦笑着说。

“好。”廖玲苦涩地点头,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好好睡吧!”

“嗯。”她点点头,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被折腾了整整一夜,她的身心早已疲惫不堪,所以尽管头痛欲裂,心事重重,可当眼睛一阖上,还是立即睡了过去。

只是睡得很不安稳,一直在做乱七八糟的梦。

老是梦见自己在跑,没命地奔跑,而身后总是有个人举着刀追着她,气势汹汹,仿佛要将她千刀万剐。

最后一身冷汗地醒来,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

廖玲忧郁地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她。

“我竟然睡了这么久。”她笑着坐了起来。

“你今天晚上还去吗?”廖玲轻轻地问。

“今天怕是去不了了。我很累。”她叹了口气。

“那个地方那么可怕,你还要去?你还想把自己弄得多惨?”廖玲气不打一处来。

“你……猜到了?”她呐呐地说,羞辱地低下了头。

“你方才在梦里一直在哭,一直在求!我不是傻子,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紫篱,你放弃那份工作吧!那里的人都是豺狼,他们一个个都恨不得抽你的筯,喝你的血,把你折腾得死去活来!你早点离开是正经!我不想看到你再这样一身伤痕可怜兮兮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廖玲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臂,深深地为她心悸着。

人人都以为她是活在城堡里美丽而骄傲的公主,只有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是有多么地可怜。

她所经历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想像得到,哪怕只要有一点点想歪,她都活不到现在!

“我想不会有事情再发生了!我已经残花败柳,那些喜欢豪门大少又哪里会有多大的兴趣呢?”她苦涩地笑,掀开被子下了床,拿了梳子将长发梳了一个马尾辫扎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但不总是有个万一的么?昨天你上班的时候还说只做侍应生的话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的。现在呢?这可是血淋淋的教训!”廖玲有点恨她总是不肯乖乖地听劝。

她的手僵住,突然转身紧紧地抱住她,然后幽幽地说:“廖玲,你知道我的处境,其实我在哪都一样的危险。我现在只是想挣扎一下,给自己找到一份机会。一份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生存在这个社会上的机会。尤其是现在。穆家只怕快要呆不久了。我得多存点钱,也不至于临时抱佛脚,什么都来不及。”

廖玲听了极度无语,最后叹道:“如果我家有钱就好了,我就可以把你们母女三人都接来住。”

“就算你有钱,我妈心高气傲也是不肯来的!她的丑,永远只暴露在自己最熟悉的人面前。”她叹了口气。

“哎!换作是我,只怕也是的吧!”廖玲无可奈何。

“好了!不说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谁知道明天又会怎么样?我现在要做的,是小心地走好今天。”她换上了廖玲为她找来的长衣长裤,然后道别了出来。

回到家,正准备上楼,却看到自己的妹妹紫嫣红着眼睛从楼上下来了。

见到她,立即扑到她怀里,抽抽搭搭地说:“姐姐,我好怕啊!妈妈跟爸爸在楼上吵起来了!妈妈拿着刀子比着自己的脖子……”

“刀?!”她心一颤,急忙牵着紫嫣的手上楼然后将她推进自己的卧室,“你乖乖地呆里面,千万不要出来!”

“可是我怕!”紫嫣的泪水更多了,一颗接一颗地拼命地往下砸。

“不要怕!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妈妈有事的!乖!相信姐姐!”她温言软语地劝慰着。

“哦!”紫嫣闷闷地应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