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逐玉失:痕迹》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岱月容

第6章 岱月容

唐笑 3093字 2019-02-11

二日一早,游竺乙耽刚好辰时起来,刚打开门,青峰便从梅园大门处走来。

“王爷,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启程。”

游竺乙耽看了看西娅的房门紧闭,以为她仍在睡觉,遂对青峰道,“再等一下吧,午时再走也不迟。”

青峰顺着游竺乙耽的目光看去,心下了然,“是。”

游竺乙耽又岂知西娅早已不再房间,大清晨的起来便去找佟铭宣。

偌大的宫陵园,四周都是花草树木,比起梅园的风景实在是别致多了。

刚走到宫陵园门口,两个男厮便阻了她的去路,“西娅小姐,大人此时正在睡觉,时辰还早,西娅小姐请先回吧!”

被男厮婉言拒绝的西娅心中略有不甘,大声道,“我今天就要回皇城了,想要见佟哥哥最后一面,你们也不让我见咯,让开!”

“西娅小姐,别让我们为难,佟大人睡觉时从不喜欢有人打扰。”男厮颇有些的为难的阻挡着。

西娅见无法进去,眼珠一转,贼笑两声,煞有介事的咳了一声,扯开喉咙大喊,“佟哥哥,起床啦!佟哥哥……”

两个男厮擦了把汗,对望一眼,赶紧走上前去,“西娅小姐,求你了,别让我们为难……”

西娅那管他三七二十一,不依不饶的大声喊着,从宫陵园里传出慵懒沙哑的声音,看样子,里面的人是被迫醒来的,“是西娅吗?进来吧!”

西娅朝两个男厮得意的笑,招摇的进去了,佟铭宣刚好打开房门,好笑的看着西娅,“大清早的不睡觉,跑来吵醒我,西娅,你真做的出啊!”

“哎呀佟哥哥,别睡了,不早了,今天我就要回皇城了,现在父亲还在睡觉,我偷偷溜出来的。”无所谓的挥挥手臂,“昨天晚上那个女人呢,她怎么样,醒了没?”

“什么女子?”还没有完全醒过来,脑子里一片浑浑噩噩,突然脑子一闪,“哦,那个女人啊,这就要问管家了,我也不知道管家将她安排在什么地方疗伤了。”

“那管家在什么地方?”

“来人,把管家叫来。”佟铭宣突然朗声说道,问口的男厮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宫陵园,才一会儿工夫,管家便出现在佟铭宣跟前,“大人。”

“嗯,我问你,昨天夜里的那个女人呢?”

“回大人,那女人此刻正在竹苑里养伤呢,现在可能还没醒过来,大人要不要去看看?”

“嗯,本大人正要去看看,你先下去忙你的去吧。”

“是。”管家离开了宫陵园,佟铭宣和西娅一同去了竹苑。

庭院深深,竹苑可真谓是竹苑,放眼望去,浓郁青葱,满入眼睑的正是竹,清爽凉快的气息沁入鼻腔,满是夏日的清凉,完全没有任何燥热,完全是疗伤是好地方。

穿过了重重竹林,一片空旷之地,竹子做成的一栋高楼,大概三层高,刚走进去,立刻有一位侍女迎来,半跪在地,“佟大人。”

“那个女子怎样了?”

“回大人,她已经醒了,伤口复原的很快。”

“带我去看看。”

“是。”

竹屋的床榻上得女子默默地睁着眼珠,衣服已经被换过了,望着房梁,没有知觉一般,门悄然打开,西娅和佟铭宣走进来,站在床前,女子的眼角终于转动,看着打量她的两人。

西娅走上来察看她的伤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你们是谁?”女子的眼神始终盯着佟铭宣,神经略有些紧张起来,这个男人看上去有些慵懒好玩,实则是个危险的角色,恐怕功夫绝对不在她之下。

佟铭宣从袖口里滑出一把白色的扇子,一把摊开,挡住了半张脸,正好与身上月白色的外衫相衬,打了个哈哈,“我们是昨晚救你的人啊,你昨晚受了很重的伤,落在了我佟府的后花园的墙角里,被我的管家抓到了,然后,你就在这里啦。”

女子的神情依然有些戒备,“是吗?那就谢谢你们了。”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你问这个做什么?”

西娅愣了愣,显然没料到对方会这么问,难道连个名字都不能问么?而且对方的态度还不咋地,“呵呵,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而已,你叫什么名字嘛?”

“岱月容。”冷冷的开口。

西娅“哦”了一声,看样子,又是一座冰山,像父亲一样,冷到了骨子里,不过这个女子是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冷漠,看样子是个厉害的角色呢,“那些黑衣人为什么要追你?”

女子惊讶的看着西娅,但面色依然冷漠,“你看得见?”

“什么?什么看得见?看得见什么?”西娅疑惑的看着她,着实奇怪。

佟铭宣暗自的笑了,西娅似乎与平常的女孩子不一般呢,那般速度,常人是万万看不见的,她却能看的分明。

“那些黑衣人,你真的能够看见他们吗?”岱月容问道。

“是啊,为什么你也这么问,昨晚我看见你的时候,佟哥哥也是这么问的。话说回来,那些黑衣人为什么要追杀你?”

“这个恕我不能奉告。”岱月容冷冷的答道,似乎隐隐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佟铭宣见状,笑了笑,“西娅,你先出去一下吧,让我跟这个阿姨说说话。”

“哦。”西娅慢慢的走了出去,再将门轻轻合上。

佟铭宣眯了眯眼,这个女子果然厉害,若是普通女子一定会因为这一声“阿姨”而对他怒目相视,“同样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被黑衣人追杀。”

“同样的答案,无可奉告。”女子仍然冷淡的开口。

“呵呵,女人,你在挑战我的耐性。”佟铭宣笑笑。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是吗?”话刚完,只见佟铭宣化作一阵影儿似得向她闪过来,紧紧的锁住岱月容的喉咙。

“那些黑衣人之所以追你,是为了魈逐玉的事情,对吧?”

从岱月容的瞳孔一闪,很快恢复镇定,但这些还是被佟铭宣捕捉到了,冷冷一笑,“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是逐月教的人对吧,那些黑衣人之所以追杀你,是为了向你索取魈逐玉的下落,只不过,恐怕连你也不知道魈逐玉的下落,我猜的没错吧。”

“这些……你怎么……啊……”

“这些我怎么会知道?我当然是猜的,本来我还不确定,不过看你的反应,我就知道我猜的没错。”索性放开了她的喉咙。

岱月容终于得到释放,粗重的喘着气息,如她所想,这个男人果然不简单,“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了魈逐玉?”

“呵呵……”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摊开扇子挡住半张脸,肩膀不停的颤动着。

岱月容不禁气馁,“你又笑什么?”

“本大人对什么魈逐玉可丝毫不感兴趣,也对什么逐月教没什么企图……”

岱月容心里暗自揣测佟铭宣的话语中的真假。

“只不过是,想和逐月教做个朋友……”说起这话,微转个身,反观岱月容的反应。

“朋友?”眯了眯双眼,“什么朋友,我们逐月教可从来不需要朋友。”

“这我当然明白,只是我还记得当年逐月教教主临终前说过,‘得此玉者,得天下’虽然我对这魈逐玉的确不大感兴趣,只是它却着实危害到我朝的地位,这块玉若是被他国的野心极大之人所得,谁知道对我大荆国会造成什么影响,我不过是为了以防不测!况且……”看了看岱月容,“你所以出来找寻魈逐玉,是不想魈逐玉落入外人之手吧,更不想逐月教被一个外人所统治,而且,除了你以外,还有其他你们逐月教的人潜在荆国,当然,其他国家肯定也不少。”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岱月容厉声喝道。

“我说了,我对魈逐玉和逐月教没什么兴趣,只是想和你们逐月教做个朋友,你之所以来莱巛不就是为了寻找魈逐玉,你既然要找魈逐玉,我可以帮你。”

岱月容抬起头来看他,内心揣摩了一番,“帮我?”

“嗯,莫非你不信?如果你不信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些了。”

岱月容低垂着眼睑,内心并未有多平静,其实和他合作也好,在这荆国她一个可以照应的人都没有,还容易暴露身份,若是和他合作,或许还可以躲过蛊咒族的追杀,况且,他只是想要保住荆国的地位,利用逐月教来做保障,虽然他这番话暂时还分不出真假,但是目前,也由不得她不信了……

“那些黑衣人是蛊咒族的人,他们之所以追杀我,也是为了魈逐玉……都怪我一时大意,被他们发现了我的身份,再加上逐月教和蛊咒族向来不和,但他们的实力不足,平日里也只有对逐月教暗地里较真,这次发现了我的身份,自然不会放过我,我,还有几个兄弟姐妹,和他们斗了十多天,从亓国半云川一路逃到荆国莱巛,他们也一路追赶,到最后,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们,可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这些年,逐月教从未放弃过寻找魈逐玉,当年教主之所以在天下散布魈逐玉丢失的消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