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反选择委员会

反选择委员会

茶七 著

完本免费

时空是平行的,三千世界也是平行的。
在我们这个世界——循环界以外,还有个与我们联系紧密的无量界。
非常遗憾的是,他们偶尔会跑来杀我们的人。
这种杀戮行为,我们称之为“选择”。
反选择委员会是一个秘密组织,其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抵制“选择”。
基层民警寻秋池因特别的机缘加入了“反选择委员会”,编入华东局行动七处,与同事潜渊、九皋,及后来加入的法师一起,介入了各种选择事件。

43.0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6

免费阅读
小说《反选择委员会》是一部非常畅销的作品,HJZ小说网提供《反选择委员会》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内容是“时空是平行的,三千世界也是平行的。 在我们这个世界——循环界以外,还有个与我们联系紧密的无量界。 非常遗憾的是,他们偶尔会跑来杀我们的人。 这种杀戮行为,我们称之为“选择”。 反选择委员会是一个秘密组织,其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抵制“选择”。 基层民警寻秋池因特别的机缘加入了“反选择委员会”,编入华东局行动七处,与同事潜渊、九皋,及后来加入的法师一起,介入了各种选择事件。”。
《反选择委员会》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寻秋池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四点五十五分,清晨。 打电话来的是老杨,她的同事兼前辈兼领导,资格老且半辈子无所作为,一般被称为“杨所”。 “杨所。”她故意在语气中体现一丝不耐烦的意味,否则那厮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尾巴狼。但就她的职业性质而言,半夜或清晨有来电太正常了。 “来活了。”老杨的口气平淡。 “没有。”寻秋池否定,“今晚上特别消停。不信你问小吴,他从十点半开始睡到现在,一点儿都没打岔。” “不,来活了。”老杨说,“我看见了。” “看见了?” “对,就在我们楼下。” “你们楼下?南边还是北边?”寻秋池问。 “北边,小树林里。”老杨叹了口气,“儿子考得太差,我气得七窍生烟睡不着觉啊,刚才爬起来到北阳台上抽烟,结果看见了。都怪我老婆不让我在家抽,不然也撞不见这档子麻烦事。” “有多麻烦?”寻秋池问。 “可大可小,似乎是黑鱼。”老杨说,“你别等平台消息了,把小吴喊起来,直接到我家来,我在楼道口等你们。我有预感,今天这事儿小吴来不来无所谓,但一定需要你。” 寻秋池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黑鱼”是老杨自创的黑话,意思是死人。 他老人家显然是电视剧看多了,闲着没事的时候,不是给人起外号,就是琢磨黑话。 在他的词汇库里,“黑鱼”是死人,“白鱼”是毒贩,“猫鱼”是小偷,“黄鱼”是招摇撞骗的,“胖头鱼”是搞邪教的,“金鱼”是从事特殊服务业的妇女,从事特殊服务员的男士叫“桂鱼”,他们的顾客一律叫“草鱼”……他穷其一生的聪明才智,一半花在和老婆缠斗上,一半花在胡思乱想上。 寻秋池披上衣服,跑到隔壁把小吴喊起来。 小吴是个二十三岁的小伙子,人高马大,头脑简单,读书时除了选修课篮球以外别的必修课目都曾挂过科,属于冲锋时先推出去当炮灰或者留到最后与敌人拼刺刀肉搏的,除了实践暴力美学,其余时间都不大好用。 “出事了。”寻秋池说。 “什么事?”小吴睡眼惺忪地问。 “老杨看见死人了。” “死人算什么?他还天天见鬼呢!”小吴很愤怒,起床气很大。 “我们得去一趟,不然他得念叨一个月,说我们自由主义思想重,宗旨意识薄弱,贪图安逸,贪图享乐,怕吃苦,不听指挥。别忘了年底还有民主生活会。”寻秋池用支部书记的语气说。 “真的是死人?”小吴问。 “也可能是鬼。”寻秋池说。 小吴气哼哼地坐了起来,开始穿外套:“啧……谁行行好把老杨收了吧,我给他们家祖坟烧头香去!” 寻秋池站在一旁,安静地等着他。 小吴系好运动鞋的鞋带,敲门和另一位正在酣睡的值班同事打了招呼,跟着寻秋池走进了冬季清晨冷冽的空气里。 街道上雾气蒙蒙,能见度很低。 这是条窄街是清末留下来的,当时算是大街,因为能走马车。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城市建设被截成了断头路,慢慢地又演变成内部道路,严禁外单位车辆入内。 刚走出五六米,他们听到值班电话铃声响了,在周围寂静的衬托下特别清晰。 寻秋池说:“大概是平台。” “别管了,老马会接的。”小吴说,“光一个老杨就烦死我了。” 寻秋池问:“这老杨同志万一今天出了点事,是不是得立个功啊?” “那必须得一等功。”小吴说,“不,也不行,太委屈他了,必须是特等战斗英雄,不死立不了的那种。” 他缩着脖子,笼着袖子,被冻得直哈气,步伐却依然轻快,是典型的运动员式,仿佛脚底下踩着弹簧。寻秋池有些费力地跟上他。 小吴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同事女孩,没话找话:“等下子早饭吃什么?” “随便吧。”寻秋池说。 “得吃点儿热乎的,我们去喝粥好吗?”小吴赔笑。 “随便。”寻秋池把帽檐压低了些。 小吴没戴帽子出来,徒劳地搓着板寸头,两只耳朵被冻得通红:“也不知道见到老杨后,还有没有空吃早饭。” 他又看了一眼寻秋池,发现这姑娘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在外表上几乎没有缺陷。她长得如此漂亮,以至于大家都容忍了她的个性。——当然她的个性不坏,非常好相处,只是有点浑。用老杨的话来讲,“激情犯罪型人格”,平时挺好,打人不含糊。 基层工作千头万绪,烦杂繁重,大部分时候吃力不讨好,于是有人插科打诨,有人苦中作乐,有人感觉像是道上混的,自己就是地头蛇。 老杨同时也承认,以寻秋池的身世,她必须有点儿精神障碍,否则就是出了鬼。 老杨的家距离单位步行约十分钟,是一栋商住楼,由于位置偏僻了些,底层的店铺基本都没能租售出去。 商住楼的南面有一堵围墙,隔墙是个大型小区;北面也有一堵墙,墙那边是刚刚拆迁完毕的空地,还有个杂树丛生,无人管理的小树林。 老杨在楼道口等着寻秋池和小吴。 他是个老烟枪,每日两包打底。此时天还没亮,他烟头的火星在黑暗中一亮一灭。 “在哪儿?”寻秋池问。 “听到声音没?” 寒风中传来隐约的吵闹,其中夹杂着哭声。 “谁在嚎?”小吴问。 “拾荒的。”老杨掐灭烟头说,“这堵墙在这半边都没有门,我们翻过去吧。” 小吴有点儿不高兴:“杨所,那边如果真出了命案,你好端端地把秋池一个女同志喊出来干嘛?吓着人家怎么办?” “秋池,你怕吗?”老杨问。 “怕啊。”寻秋池老实地回答。 老杨转向小吴说,“你看人家女同志多勇敢,多会在领导面前表现。领导问她怕不怕,她斩钉截铁说不怕,要争当先锋。赶紧翻墙吧。快小吴,你过来当人梯。” 小吴说:“领导你是不是聋啊?” 三人相继越过了围墙,老杨第一,寻秋池力量差些排第二,小吴断后。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奇热小说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