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重生麻醉师

重生麻醉师

我老实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麻醉师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重生麻醉师》是一本主角名叫王东的都市小说,乃作者我老实所著!荣获两届诺贝尔奖的王东,却不想为小仙女局部麻醉时被一拳集中后脑勺,就此一命呜呼,意想不到的重生实习期间,曾经的遗憾,暗中的仇人,这一世定要扭转一切,给那些黑暗中的小人颜色看看,全新的未来在等着他......

12.4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4

免费阅读

重生麻醉师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重生麻醉师》是一本主角名叫王东的都市小说,乃作者我老实所著!荣获两届诺贝尔奖的王东,却不想为小仙女局部麻醉时被一拳集中后脑勺,就此一命呜呼,意想不到的重生实习期间,曾经的遗憾,暗中的仇人,这一世定要扭转一切,给那些黑暗中的小人颜色看看,全新的未来在等着他......

《重生麻醉师》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万顷云湖,烟波浩渺,空气中仿佛充满了恋爱和忧伤的味道。

  至少聚集在医院广场上的数千名粉丝是这么觉得的。

  “好担心我家小仙女啊,她那么美丽那么柔弱,却要开刀。还是,还是开那里。”

  “是啊,ru房纤维瘤,那么柔嫩的地方,想想都让人担心。还有,开刀的医生是谁,不会是男医生吧?”

  “放心吧,这可是全球最大的女子医院,男人的禁地。要是哪个男的敢偷窥我家小仙女,哼哼!”

  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穿过保安组成的人墙,徐徐开至门厅,一位气质高贵的美丽女子拉开车门,细嫩的小手挡在门框顶部,伺候着一位大叔走下车来。

  “哇哇,楼德华!太帅啦!”

  “你什么眼神,明明比楼德华帅,比谷天乐酷,我决定了,现在这位大叔就是我的男神!”

  男神大叔走入大厅,良久,粉丝们才回过神来:“不是吧,女子医院怎么进了男人?”

  “被他看到小仙女怎么办?”

  “打死他!”

  12楼的手术室里,清纯的小仙女羞涩地看着护士姐姐:“还要脱吗?”

  “你真漂亮,身上一点瑕疵都没有,难怪粉丝都说你是华国最美丽的少女。”护士姐姐情不自禁地赞扬着:“当然要脱啦,你是做ru房手术,所以上面得全脱掉。”

  少女脸蛋微红,背过身去,缓缓解下最后一件小衣物。

  护士姐姐捂着嘴笑:“你这么害羞可不行,我们特意为你请了全球最厉害的麻醉大师王东先生,他可是男的,你也同意了的。来,躺到手术床上。”

  少女转头看了看门口,目前为止房间里只有女生,她略微放松了一点,双臂环抱着躺到了手术床上。

  “来,放松。”护士半强迫地拉开她的双手,放在两侧长长的搁板上:“别怕,王大师发明的新型局部麻醉获得诺贝尔奖,效果不逊于全麻,副作用却比全麻小得多,安全性也高得多。”

  另一个护士说道:“听说王大师虽然功成名就,但他半生坎坷,心情不好,现在已经很少亲自做麻醉,要不是他刚好回我们云中县祭奠好友苏瑶瑶,就算你是大明星,也请不到他出手呢。”

  少女认命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闪动,显示着极不平静的内心。尤其当男神大叔进来,开始给她的手术部位消毒,她的心脏急剧跳动,两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好在,好在是用钳子消毒,手没有直接碰到我那里。少女自我安慰地想着,脸颊通红如血。

  楼下数千名粉丝的祝福声不断传来,少女忽然有点为这位英俊的男神大叔担忧:如果粉丝们知道大叔现在对我做的事,会不会打死他?

  正在胡思乱想着,手术部位忽然传来奇特的感觉,少女猛地抬头看去,大叔竟然直接用手按住了手术部位。

  “啊!”热血瞬间充溢头部,羞恼愤怒的叫声中,少女右拳猛地挥出,稳准狠地击打在大叔的后脑勺上。大叔猝不及防,一头倒在那白皙娇嫩的手术部位,脑海里只冒出最后一个念头:真倒霉,听说这大明星练过功夫的。

  医护人员们慌乱地冲了过来,护士姐姐气愤地抓住少女:“局部麻醉当然要碰到局部,你那里再宝贵也不能打人啊,还是打的后脑勺!”

  一番抢救后,少女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自己那一拳正好打在最致命的脑干位置,于是两次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世界最顶级的医学家、麻醉大师王东先生,于他母校所在地云中县抢救无效身亡。

  ……

  “这特么的也叫麻醉?去把张麻叫来!”

  女麻醉师惊恐地看着暴躁的刘大炮,弱弱地说道:“可是已经叫过一次了,那边是高危病人,张老师走不开。而且,而且我用过哌替啶了。”

  “哌替啶,哌替啶,光让病人睡觉有屁用!”刘大炮气得咆哮如雷:“高危咋啦,高危就不管我这里了?起码得让我的病人不痛吧?”

  他伸手碰了碰刀口,本来迷迷糊糊的病人立刻配合地惨叫起来,刘大炮倏地把头伸到高耸的巾架后面,半个露在外面的酒糟鼻几乎要碰到女麻醉师的眼睛:“你让我怎么开!怎么开!叫张麻!叫张麻!”

  最后一句,他几乎是疯狂地吼叫起来,女麻醉师猝不及防,吓得倒退两步,哐当一声脆响,把她的铁架高脚凳撞翻在地。年轻漂亮的小女生倚在墙壁上定了定神,又拍了拍自己高耸的胸脯,总算找回自我,胆怯地争辩道:“刘主任,病人痛,是因为手术时间过长,超过了腰麻的有效时间,张老师说了,这种情况她也没什么好办法。”

  刘大炮勃然大怒,凶狠地瞪着女麻醉师:“放屁!这还怪我了?想推卸责任?行啊,让她自己来跟我说!”

  小女生吓得不敢对视,把头缩到了脖子里。刘大炮瞪了她半晌,叹了口气,对背后看热闹的男实习生命令道:“王东,去一室叫张老师。”

  男生目光茫然,疑惑地环视着手术室,半天没有反应。刘大炮更为愤怒,转头喝骂:“王东,你也用了哌替啶?迷迷糊糊的象什么样子。”

  第一助手不屑地说道:“云中卫校的全是垃圾,还一点都不懂得尊敬老师。照我说,就不该让他们来实习。”

  “云中卫校?那是好学校啊。”王东迷迷糊糊地说道:“怎么手术室这么破烂?咦,这不是云中一把刀刘大炮吗?哦,傻b狼外公也在。老天,还有苏瑶瑶!我是在做梦吗?”

  第一助手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这狼外公的绰号正是云中卫校的学生起的,嘲笑他是色狼,常调戏卫校女学生。傻b两个字则令他愤怒,如果不是生性阴狠,他早已经怒骂出声。

  女麻醉师苏瑶瑶好奇地看着王东,这家伙有点傻诶,他怎么考上卫校的?

  刘大炮出了名的眼里只有手术,虽然自己被尊称为云中一把刀,他却毫不领情:“王东,你胡说八道啥玩意!去一室叫张麻,然后你就可以滚出手术室了!”

  此刻的王东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分明是自己第一次见到苏瑶瑶的场景,1990年的云中县人民医院。

  这一年,海湾战争爆发、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张。明年,苏联解体。后年,老人家南巡讲话,上海上演认购证暴富神话。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终于又见到了那个柔弱胆小,却对自己不离不弃,还在关键时候救了自己的苏瑶瑶。

  她救了王东,自己却惨遭杀害,始终没有找到凶手。这成了王东最大的心病,令他一次次借酒消愁,却愁上加愁,哪怕站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他脑海里回响着的还是苏瑶瑶羞怯的声音:“王东,你一定能拿诺贝尔奖的,我相信你。”

  好在我回来了,带着强大的力量——除了自己掌握最好的内科和麻醉科,老天爷好像还往自己脑海里塞了很多奇妙玩意,比如外科的各种先进术式,比如妇科病的各种先进治疗方法,再比如更神奇的……只是像有一层迷雾遮挡,一时半会记不清楚。

  虽然蛛丝马迹中,凶手似乎背景非凡,非凡到了可怕的地步,但王东坚信,有了这强大的力量,自己一定能保护好苏瑶瑶,不再让她受到伤害。

  他在回忆的时候,狼外公阴沉地说道:“要给医务科说说了,最近来的都是什么货色。这个苏瑶瑶根本不适合做麻醉,连腰麻都打不好,简直是垃圾。王东就更不用说了,哪里像个实习生,应该清理出外科。”

  苏瑶瑶听得又是一缩,狼外公好歹是上级医院的资深医生,自己却只是个小护士,如果这个评价传到自己医院,那可不妙。

  王东宠溺地看着苏瑶瑶,不理会刘大炮的咆哮,更不理会狼外公的攻击,柔声对她说道:“苏医生,别担心。你看,小钢板已经植入,不再需要考虑肌肉松弛;下肢手术又不存在牵拉反应;而且手术已经完成大半,对时间要求不高,所以有一个麻醉方式非常适合现在的情况。”

  苏瑶瑶睁大了那双好看的大眼睛,作为一名刚接触麻醉不久的小菜鸟,她的医学逻辑思维能力还不够强大,王东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她有点无法理解。

  看着她那熟悉的萌萌的“不明觉厉”神色,王东不禁暖暖地微笑起来。想当初,就是这么一个傻妹子在维护自己啊。

  当初外婆故去,父亲得罪豪强,然后父母双双遭遇不测,如果没有她的一再维护,生死相依,自己早就随父母而去了。

  在那个险恶冰寒的时候,她就是自己心田上最后一缕阳光。

  “苏医生,你听说过分离麻醉吗?”

  苏瑶瑶茫然地摇了摇头。现在华国的麻醉事业才起步,开设麻醉专业的大学寥寥无几,县级医院的麻醉师几乎全是半路出家的二把刀。乡镇医院就更惨,大部分医院没有麻醉师,少部分外科实力强一点的医院则派护士进修两三个月,回来就是麻醉师了。

  她就是这种情况。以刚毕业护士的水平,连基础的医学知识都够呛,何况表面简单,实际上很复杂的麻醉知识。

  “分离麻醉,就是使病人的意识与感觉暂时分离,使痛觉暂时性完全消失。嗯,过后慢慢讲这个,苏医生,咱们这里应该有氯胺酮了吧?”

  氯胺酮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药物,一度被称作“神药”,后来又被称作“魔鬼”,围绕它的争议始终未断。虽然它被发明已经有30年,越战时就广泛使用,但在华国的底层医疗机构一直没有普及。

  不久之后,狼外公利用它迷jian云中卫校校花。在90年代,这绝对是惊天大案,奇怪的是后来居然被压了下来,让所有人都对狼外公的背景感到震惊。

  王东记得云中县人民医院现在也没用过它,但手术室里有这个药,是云湖市医院会诊时带来备用的。虽然那场手术没用上,但这药不贵,市医院的老师就没带走。

  果然苏瑶瑶点点头:“有,就放在一室药柜里。不过我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好像老师们也不很清楚。”

  “最简单的分离麻醉就是氯胺酮静脉注射,很快就可以镇痛,效果远胜哌替啶,而且不抑制呼吸,非常安全。”

  镇痛效果远胜哌替啶,还不影响呼吸,有这么好的药?苏瑶瑶如听天书。

  狼外公冷冷地说道:“可笑,一个学临床的实习生居然讲起了麻醉,还在教麻醉师。你连麻醉有几种都没搞明白吧?这是手术室,不是把妹室,刘主任,这样的渣滓,恐怕不仅仅是滚出外科,我看得取消实习资格,还要给予处分。”

  王东转过头,也冷冷地打量着狼外公。这条色狼一直觊觎苏瑶瑶,又因无法得手而恼羞成怒,当年苏瑶瑶被凶手折磨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王东伏在她冰冷的身体上痛不欲生时,这个狼外公还在哈哈大笑。

  刘大炮已经快要进入暴走状态。今天的手术本来非常成功,但是这个新来的女麻醉师水平太差,时间掌握不好,以致于早早地失去麻醉效果,痛得病人惨叫不已。而且麻醉科居然想推卸责任,怪自己手术时间过长。

  尤其令人生气的是,让王东去请个老师还磨磨唧唧,现在更是胡言乱语,竟然教导起了麻醉师。

  还分离麻醉,你一实习生懂个屁啊。

  “王东你出去,马上!苏瑶瑶,这实习生胡说八道你也听?还有没有判断力?丢不丢脸?你自己去请张麻,快点!”

  现在不是讲究女权的21世纪,小护士对医生的敬畏是天然的。刘大炮的吼声中,苏瑶瑶一个激灵,抱歉地看了王东一眼,丢下他跑了出去。

  这个实习生胆子真大,不过好奇怪啊,为什么自己觉得应该相信他呢?

  似乎这个家伙很让人放心的样子,觉得他比刘大炮张老师他们都亲近得多了。

  吼跑苏瑶瑶,刘大炮瞪着王东,苏瑶瑶都滚蛋了,你怎么还不滚?

  洗手护士出来和稀泥:“王同学,你看啊,你是学生,肯定不如老师懂得多,老师吼你呢,也是为你好。这样吧,你给两位老师道个歉,继续留下来学习,你们实习生进手术室的机会多难得啊,要珍惜的。”

  狼外公哼了一声:“别,我可当不起,他比老师懂得还多,什么分离麻醉,我都没听说过。”

  王东往苏瑶瑶的凳子上一坐:“这倒是,别的暂且不说,在分离麻醉这件事上,我比你是懂得多那么一点。”

  “你!”要不是穿着无菌手术衣,戴着无菌手套,狼外公手里的骨科专用锤就要砸过来了。

  刘大炮失望地看着王东,虽说刚才吼得厉害,但这只是他的习惯,并不是真的要拿王东怎么样。但王东刚刚说的这句话,让他对王东彻底失望了。

  “王东,医学是最实在的学科,人命抓在手上,吹牛是大忌。你去医务科报道吧,好好反思一下。”

  去医务科报道,就是滚出外科的意思。一般而言,实习的时候被科主任踢回医务科,就有无法完成实习的可能性。无法完成实习,也就是无法毕业,做不了医生。

  洗手护士顿时急了,她是标准的老好人,一想到这小伙子会拿不到毕业证书,她就觉得心里难受,急忙劝说道:“刘主任你消消气,王东,赶紧给刘老师道歉。”

  王东却摇头道:“我没吹牛。刘老师,分离麻醉在国外早就普及,国内的大医院前几年也开始使用,只不过我们这里相对偏僻保守,暂时还没开展罢了。”

  刘大炮瞪着眼还没说话,狼外公抢先叫道:“还嘴硬,真不知道你们云中卫校都是怎么教学生的。刘主任,你说得对,这种学生绝对不能留,他不配做医生。”

  王东嗤笑道:“你不懂就说没有?这样吧,如果真没有分离麻醉这回事,我马上离开医院,不要医院的实习合格证明。如果确实有分离麻醉,狼外公,你得公开向我道歉,以后不得和卫校学生一起吃饭。”

  不一起吃饭,也许那可怜的校花就不会被狼外公糟蹋了吧。

  狼外公大喜。实习生被踢回医务科,还有机会找关系打招呼,本院的医务科科长又是个心善的,说不定说几句好话就过关了。但是直接离开医院,那就万事皆休,哪怕家长知道后再来补救,难度也将大上无数倍。

  不等刘大炮和洗手护士说话,狼外公立刻敲钉转脚:“好,一言为定。”

  洗手护士唉声叹气,刘大炮则骂了一句:“胡闹!”

  话音未落,苏瑶瑶和一个中年女医生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刘大炮一见就骂了起来:“张麻,你特么的啥意思,麻醉失效怪我?”

  张麻检查了一下,叹气道:“刘主任,腰麻的时间有限,这你知道的,怪不了我们吧?”

  见刘大炮的豹眼又瞪了起来,张麻赶紧说道:“当然也不怪你,只怪咱们医院就这水平。实话跟你说,到了这地步,我是没办法了,只能再加一点哌替啶,然后你自己打一点局麻,争取把手术完成。”

  “哌替啶有毛用!局麻更是屁用没有。”刘大炮毫不客气地揭穿张麻。

  张麻有点恼羞成怒:“那我没办法了,请上级医院会诊吧。”

  会诊不是简单的事。要给病人家属交待为什么,取得他们的谅解;要在病历上给出合理解释以备检查;还要考虑费用问题。家上级医生下来一趟可不便宜,事先没有说过,家属愿意掏吗?

  家属不掏的话,医院里哪来的钱。90年代的小医院经费紧张,院长吃饭签单都得悠着点,哪有钱给你外科挥霍。

  所以刘大炮也怒了,你麻醉科没本事,还将我外科的军!

  眼看双方剑拔弩张,刘大炮大有冲下手术台打人的意思,苏瑶瑶赶紧说道:“张老师,刚才这位王同学说可以用分离麻醉。”

  张麻一愣:“什么是分离麻醉?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