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三国之我主江东

三国之我主江东

龙聿津 著

连载中免费

江东的绵柔只是隐藏在争乱之下的假象!乱世的法则永远不是凭借着精兵强将乱冲一气,即便是手握各个时代的精兵,也不得不在大势下妥协抗争,唯一的崛起只有斗智斗勇! 锦衣卫纵横江东世家,大秦铁弩横扫山越蛮兵,曾经浩荡的船队将在江东重新出海宣扬国威……在尔虞我诈中成长的一代神穿男士周万里如何在江东纵横捭阖,继而一统天下!

51.1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3

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之我主江东》是一部非常畅销的作品,HJZ小说网提供《三国之我主江东》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内容是“江东的绵柔只是隐藏在争乱之下的假象!乱世的法则永远不是凭借着精兵强将乱冲一气,即便是手握各个时代的精兵,也不得不在大势下妥协抗争,唯一的崛起只有斗智斗勇! 锦衣卫纵横江东世家,大秦铁弩横扫山越蛮兵,曾经浩荡的船队将在江东重新出海宣扬国威……在尔虞我诈中成长的一代神穿男士周万里如何在江东纵横捭阖,继而一统天下!”。
《三国之我主江东》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夜色越来越浓,星空也越来越深。周万里走出南书房,来到书房外的小园之中,眼望月光下幽幽的一池秋水,心中难以安定,收不住那喜悦激动与敬畏。两个侍卫随从,柳如是和冯玉,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见到周万里伫立不动,冯玉连忙进屋中搬出黄花梨的靠背镂空圈椅,躬身放在周万里身后,轻声说道:“请君上入座。”    凝思的喜悦被打断,黑暗中周万里蹙额,轻转身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冯玉连忙惶恐地端起椅子离开。周万里回过身来,看见了身旁的柳如是,说:“你也去吧。”    白日里的喧嚣结束了,那热闹的场景好像还在眼前晃动,恍若这月光牵动着他的心。即便是此刻,隔着厚厚的院墙,他也能听到这会稽郡山阴县内的嘈杂。两月前起兵东冶,一路披荆斩棘,做到这大位之上,他周万里心中惶恐。    并非是看轻自己,只是他清楚的知道,这一路来的披荆斩棘这些侍卫立下了多少的汗马功劳,这一路来他又是多少的腥风血雨。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到如今黄袍加身的大越天子。是啊,他周万里能有今日,可以说是赴汤蹈火,九死一生,全赖着身旁的能人志士。呼!九死一生啊!周万里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往事像这黑暗之中的风一般呼啸着卷来,又呼啸着离去。人生,他一个平常人的人生,能有如此的波澜壮阔,虽然这只是历史中的一瞬,却足以让他而自豪。……    突然间一股狂风刮过,夹带着漫天的树叶,周万里冷冷地打了一个寒颤,他这才又想起来,他所处的这个时代是多么的凶险恶劣,只怕是一个不小心就能将自己给拍碎在这大河之中。在未来的日子里,他是死无葬身之地还是成就天下霸业?他临池而立,思绪若即若离,穿越时光的隧道,飞回他初临的时刻去了。    那时他刚刚初临这片天地。    他躺在山中的峰顶之上,旁边就是悬崖峭壁,他醒来的时候正是午时,那时候烈日刚刚突破厚重的雾气,大片大片的金光洒落在这一片峡谷之中。金色的阳光伴着翠绿色的森林,让周万里一下子感到了舒心,似乎放下了心中的苦痛,只剩下一片心醉。    只不过恍然之间,他就惊醒了,他踉跄的站了起来,头晕目眩,脚步的颤抖差点从这崖上摔了下去。    周万里终于完完整整地站了起来,也终于看清了这一片风光美景。    阳光下,身旁如雷声的溪流飞瀑,洒下一片虹光,金色的阳光伴着绿色的波浪,耳旁是山风呼啸,夹带着林海涛声。风息山空,鸟叫兽鸣更似近在咫尺之间,但除了缓坡上的几只黄羊却见不到另外一只飞禽走兽。    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又重新张望了一边,眼前的美景还是那般的夺目,绿林,山风……    “嗤——”周万里感到一阵不稳,他的腿一软,跌坐到了地上。他身上还穿着那一身黑色的武袍,脸上还是那一副木讷的表情,但是心中的慌张却难以言讲。    一瞬间他感到身体中的血液变得冰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抓住,让人呼吸不得。秋风的飘荡中,周万里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如同晃动的枯枝一般,整个人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周万里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记得他刚刚还在玄武湖的樱洲之上拍戏,莫名的一道闪电就从天而降,等到他清醒之后,就到了这里。    逃,他想逃,逃,逃得越远越好!周万里似乎一下子来了力气,他猛然间跳了起来,沿着这山道就开始狂奔,他不知道要到哪里,逃,只有逃,只要跑过这里就行,无论去哪里!    山道之上,周万里疯狂地向着远处逃去,好像刚刚迈出地狱,而他的前方,有一扇安全之门正向他敞开。他舍命的奔跑,似乎背后就是一群魑魅魍魉踩着他的脚跟就要追上他。    周万里跑到一块巨石之上,正欲腾身飞跃,面前却猛然出现一道悬崖,崖下是一条大河,河水湍急而浑浊,周万里一时愣在那里,喘息不停。    山风拂过他这满头大汉,让他不由得的打了一个寒噤!    周万里转过身子,看着这一片山林树木,不由得苦笑两声,他宁愿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么一片地方呢?    他甩了甩脑袋,猛然间往后一跌,算了,就此离去吧!    “啊——”惨烈的呼喊声在整个峡谷之间回荡,一片片的飞鸟被惊飞,“噗通”周万里重重地摔进了大河之中。    “呼啦啦!”几块碎石也随着滚了下去,崖上猛然间似乎多了一个身影,看着摔落下去的周万里,他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将手中的匕首收了起来,转身离去。    惊飞的群鸟又扑楞楞地回到了自己的巢穴中,峡谷似乎陷入了一个安静地环境,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湍急的河流沿着河道滚落下去,吞吐着万千生命的河水,丝毫没有因为一个生命坠入其中而陡升波澜,似乎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    周万里没有死,这是令周万里自己也弄不明白的事情。他是在一个满月的夜里醒来的,伴着皎皎的明月与一阵悠扬伤感的洞箫声。那箫声是这般的凄凉似乎让人感到一阵惶恐,那似是九月里凄凉的寒蝉,又似乎是别离的哀愁,同这悲伤的秋天一样,清冷,冷不防间就给你的心中加了一层啵啵的寒霜。    周万里大概也是被这凄凉的箫声给唤醒了,从昏迷中醒过来的周万里,稍稍动弹一下就感到了一阵阵的刺痛,但是他还是努力地睁开了眼睛。他竟然发先自己爬在一张床上面,身上是一身干净的白衣。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求生的本能让他低沉地喊了出来:“有人吗……?有人……吗?”    房门应声而开,一个黑脸大汉,端着一个筐子,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周万里,他不由得有些感叹道:“小子,你的命可真硬啊!”    百感交集的周万里似乎一下子成熟了一般。他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垂垂老者一般忆及昏迷前的一切,没有庆幸自己侥幸活了下来,而是抱怨着自己竟然醒了过来。    他醒了,他竟然醒了,醒了梦就空了,他不甘心就这般的来到了一个无亲无故的地方,这个地方不属于他,他此刻清醒过来,反倒只想求死。    周万里挣扎着猛然起身,向着一旁的墙上撞去。    “唉!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样……哎!”那汉子被周万里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将手中的筐子往旁边一撩,伸手将周万里拦了下来。    “不要管我,让我去死!”周万里颤声道。他挣扎着,此刻,他希望一切都快快结束,无论是这生命还是这无尽的恐惧。    那汉子拼命拦着,劝道:“你大难不死,好不容易捡条性命,何必呢?何必呢?”    “但求一死!”周万里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但是他在水中浸泡了一晚上,此刻浑身乏力,无论怎样也挣脱不掉那汉子的手。    那汉子也似乎被周万里激怒了,他猛然一松手,冷笑道:“死!死吧!哼,死,你就是个懦夫!我告诉你,死算个屁,死连屁都不算!”    没有了汉子的手的支撑,周万里一下子就跌落了下去,什么话都没说。    周万里趴在这床榻之上,竟然啜泣了起来。此刻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此刻他也不知道是去死还是去活。    那汉子听着心烦,拳头一下子落在了周万里的后脑之上,周万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昏迷了过去。    “耳根子终于能清静几分了!”那汉子吐出了一口浊气,拿起了一旁的筐子,取出几个木条,和纱布,叹道,“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在这里折腾,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周万里陷入昏迷中,那汉子给周万里扎好,收拾妥当,退出了房间。房门刚一关上,周万里浑身上下立刻发出了蓝光……    周万里的身子依旧发着蓝光,昏迷中的周万里慢慢地苏醒过来,他抬手摸到了腿上的白布,发现断了的腿居然不疼了。    窗外传来了“嗖嗖”的舞剑之声,周万里起身,扶着墙慢慢走到了门口,只见那黑脸汉子正在院子里练功,一把剑舞得虎虎生风,周万里忍不住叫道:“好功夫啊!”    那黑脸汉子没想到周万里竟然恢复的这般的快,愣愣地砍了他半天,终于叹道:“小子……我佩服你啊!真佩服你!”    他上前,将周万里扶到院子里,指着院子中间案桌上的酒菜说:“吃吧,吃吧!”    周万里早已经饥渴交加,见了食物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那汉子欣然地望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周万里继续吃着,嚼东西的一个瞬间,他抽空回答:“周万里。”    那汉子点了点头,告诉他:“我叫董袭!”    狼吞虎咽的周万里几乎噎着:“董、董袭……”他的样子实在是惊讶,就如同是见了鬼一般,也顾不得吃喝,说道,“你怎么能叫董袭呢?”    董袭脸一板,不高兴道:“我为何不能叫董袭呢?再说董袭也不是什么强人匪贼?”    “不是,不是……”周万里连忙摇手道,他看向董袭,看向他那衣服,胡须,头发,发现都是真的,不由得又问了一句,“你真的叫做董袭?”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董袭!”    董袭是谁啊?董袭可是江东十二虎臣之一啊,要不是在濡须口溺死,定然是一颗璀璨的将星啊。    周万里不由得一惊,那此刻又是什么时候呢?他望向董袭,惶恐地问道:“跟我说实话,此刻是哪一年?”    “大汉兴平元年!”董袭沉声说道。    “大汉兴平元年,难不成我被一道闪电给劈到了两千年前?”周万里恍惚道。    董袭看着周万里那恍惚的神情,心道,这大起大落,让他心智有些涣散,不由对周万里说道:“天也不早了,吃好喝好就回屋里歇着吧!明日里,我把你带出去,带你去找你的家人!”    夜色越来越浓,周万里恍惚着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心也陷得越来越深。他似乎就没有察觉到董袭的离去,他缓缓地站了起来,眼望着月光洒下的一片银霜,心中的波澜难定。    忽然间他看到了那支放在窗前的洞箫,他跌跌撞撞地取下那支洞箫,一股悠悠的音乐从这洞箫之上飞出,那是一曲惆怅的哀乐。周万里的心中风起云涌,他正痛苦地体验着自己的残忍。一众超经验的直觉左右了他,那是一种左右命运的直觉。或许这一切都是天定的不是吗?    他全神贯注的吹着这支洞箫,董袭就在屋内,他听着这支不成调的曲子,若有感触,长叹了数声,无言睡去。    周万里认命了。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奇热小说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