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长发婉心

长发婉心

婉心 著

完本免费

一个长发的婉心姑娘,在红尘俗世中的爱情故事。

15.4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2

免费阅读
小说《长发婉心》是一部非常畅销的作品,HJZ小说网提供《长发婉心》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内容是“一个长发的婉心姑娘,在红尘俗世中的爱情故事。”。
《长发婉心》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昭乾年,皇帝去世,留下一道遗诏命当时还是太子的斐焸即位,斐焸在众太子中生性稳重,和太子妃恩爱和睦,这是先帝最看重的一点。 只是太子成亲两年并无所出,太子妃自觉羞愧奏请娶妾,先皇感其深明大义准奏,选岚若烟入府为妾,大婚当晚太子妃执意让斐焸入婚房于岚若烟行周公之礼,一月后太子妃怀孕的消息传出,先帝因太子妃在王府时便善待王府上下知其心性,遂在其离世之际留下遗诏,斐焸即位,皇后非太子妃莫属,斐焸自然应允。 斐焸即皇帝位同时册封太子妃为皇后,当时皇后已有五个月的身孕,集宠爱于一身,岚若烟为妃,岚若烟于皇后关系和睦时常探望,更是在皇后有孕期间殷勤侍奉,斐焸随对其态度转变渐渐温柔。 皇后在后宫掌管诸多事宜,斐焸感其辛苦特下旨在皇后生产前、后宫事务由岚妃暂时协理,因为斐焸新皇登基诸事需亲力亲为,所以事务缠身更是忙碌,岚妃便更是对皇上殷勤,对皇后的身体照顾有加,皇后时常在斐焸面前称赞岚妃的贤惠,后宫一时和睦,斐焸深感欣慰。 在皇后怀孕七个月后身体逐渐因为月份稍大感觉不适,斐焸时常陪伴,倒是岚妃善解人意从不计较宠爱,斐焸感其贤惠偶尔在一起便恩爱非常。 时间飞快,皇后以十月身孕,马上就要临产,斐焸因近日国内有洪水肆意泛滥,头疼之余没有多余的时间照料,便把皇后和府中胎儿托于岚妃照料,斐焸很是放心。 皇后生产之日,天现祥云,有瑞光照耀大殿,言官纷纷上表、此乃大吉之兆,斐焸大喜,倒是岚妃在皇后寝殿亲身侍奉,不一会产婆禀报,皇后胎位不正,恐有不测,斐焸生气的下旨母子具保,不得有失。 产婆心下惊惧立刻退回寝殿中,不一会寝殿中传来孩童的啼哭声,声音洪亮知其安全,不一会孩子就失去了哭声,斐焸大惊,不顾阻拦快步进殿,皇后颤巍巍的伸手看着斐焸,斐焸悲痛的奔上前去拉着皇后的手。 "皇上,我不行了,不过我总算是替你生下一子,你要替我好好照看我们的孩子,不要怪罪她人,是我无福命薄……"皇后留下这句遗言就撒手离世,斐焸悲痛之余抱着怀中的婴孩,感受孩子的呼吸缓慢,立刻吩咐太医诊治,两天两夜后终于将孩子救回,这期间岚妃一直在侧陪同,两天两夜不曾合眼,孩子救回后斐焸下令诛杀为皇后接生的太医及产婆,众人一片哀嚎,是岚妃走出来拉着斐焸的手软声安慰,众人才得意活命,都深感岚妃的活命之恩。 皇后去世,斐焸给皇子起名国佑,乃是上天保佑并佑其国家的意思,命全国吊丧两年,期间不准有歌舞靡靡之音,半年后偶有大臣为国家社稷着想劝皇帝选秀,皇帝大怒责罚举荐的大臣,后经过岚妃的劝慰才免于罢官。 这一年中,斐焸只在皇后的寝殿歇息,里面物件不准任何人动,打扫都十分小心,这天,斐焸下朝后在皇后宫中歇息,晚膳饮酒过量,岚妃穿着皇后生前衣物出现在斐焸面前,朦胧间斐焸抱着岚妃一起倒在寝殿中。 第二天清早斐焸看了眼睡在自己身边的岚妃并没有责怪,起身上朝去了,岚妃自己回到她的宫中,正在独自伤怀时,斐焸进来,随后岚妃成了皇宫中最得宠的女子,成为专房之宠。 皇子慢慢长大,因其胎中不足,身体总是不好,因而没有寻常孩子的快乐时光,倒是斐焸时常探望,宫中众人感知皇帝心意并不敢怠慢这位没有母亲撑腰的皇子。 两年后岚妃怀孕,这是宫中大喜,斐焸下令岚妃一切事务都要太医查验,这时朝中再次有了选秀的奏请,斐焸便同意了。 虽然声势浩大,可是选上来的女子才仅仅三人,斐焸不愿再多,后宫中还是岚妃独大。 一年后岚妃也生下皇子,孩子活泼好动,斐焸很是喜爱,起名国沅。 两个皇子一起上书房读书,但是关系并不亲和,大皇子生性稳重,又有病痛缠身到底安静些,二皇子活泼,难免调皮,斐焸时常训诫斐国沅要向斐国佑学,小孩子逆反心理,自然更是记恨斐国佑了。 时间飞快,转眼已过十年,两个皇子都长成挺拔英俊的男子,斐焸因其年少时常在民间走动,所以他的皇子并不过多的管束,让他们可以自由出入皇宫。 昭乾十年,国家在斐焸的治理下越发昌盛,在一条大街上,径直走过去,随处可见店铺林立,叫卖声不绝于耳,其中最瞩目的就是主街道上正数第二家的林氏绸缎庄,里面柜台上坐着的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生的细皮嫩肉,眼睛大而有神,小嘴微微翘起,看到谁都是一张甜腻的笑脸,两个小辫子扎的老高,一身衣料却是这店里最好的布料,粉红的小裙子穿在她的身上,看到的人仿佛看到了山间精灵一般。 更难得的是她的生意头脑,她自幼随着父亲经营布庄和饭馆,里面的账目她一眼便知,这也是在她三岁时便要记住这众多的账目,四岁便在父亲的教导下开始经营店铺,五岁便可以只凭双手就知道料子的好坏,这一年年的锻炼,终究这些寻常人家里姑娘不屑学的东西她都很是精通。 "张大叔,这是找您的钱,慢走!""赵婶婶,这布料您穿上一定好看,您还不相信我的眼光啊,这料子可是我们新近的一批呢,我刚看到这个料子的时候就知道一定会适合您穿的!"小姑娘在店里不断的张罗着买卖。 "婉心!"林金来,这家店铺的掌柜小姑娘的爹在一边笑着叫到。 "哎,爹,怎么了?"小姑娘笑着跑到林金来的身边一伸手挽着他爹的胳膊问。 "不要太累了,你去柜台坐着就好"林金来慈爱的摸摸女儿的头发,一触手全是她扎起来的小鞭子。 "爹,这头发我我扎的哦,这样方便啦"林婉心笑着和林金来说,那模样加表情好像在炫耀她的杰作一般。 "呵呵,你这个小丫头,看看人家的姑娘那一个不是梳着辫子或者在头发上戴上发饰固定上好看的珠花,就你什么都不喜欢,偏偏喜欢上这个和铜板打交道的事情!"林金来拉起女儿的手笑着说。 "我喜欢啊,再说等我长大了可以给您减少负担啊,这样您就可以有时间休息了"林婉心笑着让林金来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水放在林金来的面前。 "好……好!"林金来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林老板,好福气啊,您的婉心将来一定会很孝顺的,就看现在就知道啊"赵大婶笑着拿着手里的布料说。 "呵呵,赵婶婶,这布料您要吗?"林婉心笑着对赵大婶说。 "要啊,难得我们婉心总是想着我,这么好的料子我当然要买回去做衣服了"赵大婶笑着掏钱买下了料子走了。 "老爷,小姐,我们该回去吃饭了!"玢儿走进店门恭敬的说。 "好,婉心,你和玢儿先走,我马上就来"林金来看着女儿说。 "知道了,爹,我们先走,您快点啊"林婉心笑着拉着玢儿跑出了店门。 "小姐,你慢点,我都快要跟不上了!"玢儿在婉心身后喊道。 "呵呵,你就是缺乏运动,要向我一样多跑跑就好了啊"婉心边跑边转头对着身后不断喊着自己的玢儿说。 "啊,小姐小心!"玢儿刚还因为跑步劳累的脸上突然出现担忧的神色。 "?!啊!"林婉心转头的瞬间就撞上了一堵墙。 "大胆!你……"一个人在婉心还没有站稳的时候便已经出声责备,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婉心抢过去"对不起……你这个人,我大胆了怎么样?"林婉心原本道歉的声音听到面前的黑脸训斥自己的话语后立刻变了。 "小姐,你没有事情吧?"玢儿立刻追上来查看婉心是否受伤。 "你这样还会受伤?仔细不要伤着我家公子!"黑脸厌恶的斜眼瞪着林婉心。 "致远!不要太过了!"斐国佑儒雅的声音传来,林婉心转头看到自己撞到的黑脸身后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公子,光料子就是上好的,可知他家很有钱,林婉心立刻笑着走上前说"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要不我给你赔罪?可是我好像没有撞到你啊!"。 "你……"致远生气的想要斥责,却看到自己主子皱眉摇头、便忍了下来。 "你说的很对,你确实没有撞到我,不过你可是撞到他了,要不是他挡在我面前你可能就撞到我了!"斐国佑看着婉心灵动的大眼睛不知为什么就是想逗一下她。 "那我方才已经对他说过抱歉了!"林婉心看着斐国佑笑着说。 "好吧,你既然已经道歉我们就此算了!"斐国佑看了一眼站回自己身后的致远然后抬脚离开。 "等等啊,哥哥,我看你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不过我告诉你啊,你这个衣服样子倒是好看,就是料子不好!"林婉心跑到斐国佑身前看着他认真的说。 斐国佑看着面前的小女孩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就问"为何我的衣服料子不好?我可是看得出我身上的料子要比你的料子好多了呢"斐国佑笑着打量着面前的林婉心说。 "我是好心啊,我告诉你,前面有个林氏绸缎庄,那里的料子才是最好的呢,而且穿上也是最舒服的,你的衣服穿上好看却不是最舒服的!"林婉心一副大人模样站在斐国佑身前说教。 "呵呵,有趣,你怎知我穿上不舒服?"斐国佑看着林婉心的眼睛问。 "小姐!……"玢儿拉拉林婉心的衣袖示意她说这话有点过了,谁家的小姐会拉着大街上的男子说衣服穿着舒服不舒服啊。 "怎么了?"林婉心转头疑惑的看着玢儿,这个虽然比自己大三岁的女孩子。 "这个……"玢儿抬头看了斐国佑一眼红着脸说"没事!"。 "哈哈,你们两太有意思了"斐国佑白皙的脸上因为方才的大笑泛起了红晕,致远担忧的立刻上前说"公子,我们回去吧!"。 "嗯,好的"斐国佑转身看着林婉心说"谢谢你了,不过你说的店铺我有机会的话,回去看看的,看里面的衣服穿上是不是如你所说的舒服!"。 "好啊,你一定要去哦!"林婉心立刻笑着说,目的达到她就没有再多说的挥手离开了,斐国佑在听到身后跑步离开的声音后转身看着林婉心的背影微微一笑。 "公子,您何必和一个小丫头费口舌,看她盯着您衣服看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致远不满林婉心的态度说。 "无妨,我只是觉得她很有意思,你何必这样计较!"斐国佑皱眉说。 "属下逾越了,请公子责罚!"致远立刻单膝跪在斐国佑身前说。 "我说了,我们之间不必这样,我知晓你是为我好,我们回去吧!"斐国佑边说边走,抬眼正好看到前面一个偌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林氏绸缎庄。 "林氏绸缎庄!致远,去买一套我出来时穿的衣服,你也买一套!"斐国佑笑着吩咐。 "是!"致远不再多说的走进了林氏绸缎庄。 "老板可在?"致远看到里面还在忙碌的身影问。 "哦,我就是林氏绸缎庄的老板林金来,客官可是要买布料?"林金来看着致远笑着问。 "林金来?……两匹上好的料子,一匹要白色的,另一匹青色,快些包好,多少银两?"致远听到林金来的名字嘴角抽出黑着脸问。 "这个,四十两纹银便可!"林金来看着致远说。 "这个是四十两,布料给我!"致远伸手付钱后抱着布料离开了。 "回宫后让人裁出来,放着我出门备用!"斐国佑笑着说完就抬脚上了等候的马车。 致远奇怪的看了一眼斐国佑不再说什么,要说宫里什么不是最好的,而且斐国佑又是皇上最喜爱的皇子,布料肯定会是最好的,没有想到大皇子会因为一个小丫头的两句话就真的去买了衣裳还真的打算做出来后穿着出门呢,反正他是看不出这料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好了,不要再想了,快些回宫才是"斐国佑低声说。 "是,公子!"致远坐在马车外面看着身后的帘子,他知道斐国佑是很聪明的,聪明到别人想什么他都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致远摇摇头甩手一挥马鞭,两匹宫中御马立刻抬蹄在马鞭的驱赶下快速的前进,不愧是宫中千挑万选的御马,就是不一样,在这样快速的奔行下车身还是很稳的,只感觉到了一点震动。 "主子,到了!"致远将马车停在皇宫门口后就下车立在一边对着马车低声说。 "这么快?"斐国佑低声询问。 "这个,有公公在宫门口等候!"致远低声禀报。 "哦?"斐国佑伸出白皙的手指将帘子掀开一点看着外面。 "大皇子,您可算回来了,皇上命小的在这里恭候多时了"一个太监躬身快步走到斐国佑的马车边细声禀报。 "劳烦公公久候,不知父皇找我何事?"斐国佑干脆抬手一掀帘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致远立刻上前躬身抬手,斐国佑伸手搭在致远的手臂上慢慢走下马车。 "大皇子客气了,小的不敢,皇上说想在御花园见您!"太监立刻讨好的笑着回答。 "好的,本宫知道了,你前面领路就是!"斐国佑抬头看着远方的走道尽头说。 "请大皇子跟着小的!"太监说完就转身快步前行,斐国佑抬眼看了下致远后走在了太监的身后,经过皇宫中的诸多亭台楼阁,走过小桥流水,一路上不时的有宫人躬身向他问安,斐国佑都微微抬手以示免礼。 "大皇子,前面就是御花园的正门口了,您再跟着小的走一会就到了!"太监转身谦卑的对斐国佑说。 "你尽管走就是了,本宫还是可以坚持的,这皇宫中的路本宫走了这许多年了,不碍事!"斐国佑好听的声音传来。 "国佑怎的才来啊,让朕久等!"斐焸看着自己最喜爱的儿子一脸笑意的问。 "让父皇久候是孩儿的不是,孩儿方才出宫去了看到了一些喜欢的东西就买下了,因此耽搁了些时辰,到宫门口才只父皇传召,请父皇恕罪!"斐国佑微微一笑单膝跪地对着斐焸说。 "呵呵,原来是这般,倒是这些奴才不会做事,也不去宫外寻你,也不会来先知会朕,让朕担心!"斐焸笑着对斐国佑说完后就看了一眼斐国佑身后的传旨太监,太监抬头正好对上斐焸的眼神,立时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 "倒不是他们不尽心,只是孩儿没有说明归来的时辰,父皇不要怪罪他们!"斐国佑淡淡的说。 "既然大皇子为你们求情此事便作罢,还不退下!"斐焸随意的说。 太监立刻站起对着斐国佑重新跪下道"多谢大皇子救命之恩,小的定当万死不辞!"斐国佑轻抬手臂说"去吧!"。 太监立刻站起后退了几步后才转身离开,在转角的地方抬手以袖口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 "国佑,快些坐下,你看你,出去这样长的时间是要朕担心么?身体如何了?"斐焸立刻对着身后的人使眼色,一名太监躬身奉上一杯茶。 "多谢父皇挂心,孩儿无事!"斐国佑微微一笑说。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奇热小说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