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

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

血战天团 著

完本免费

一直守护着这座城市,荣誉归给所有的守护者,在生死存亡间获得启示和解脱。

16.0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3

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是一部非常畅销的作品,HJZ小说网提供《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内容是“一直守护着这座城市,荣誉归给所有的守护者,在生死存亡间获得启示和解脱。”。

《都市之守望者的荣耀》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破旧蜿蜒的旋梯不知将会通往何处。可踏步其上的斯诺怀安特却预感在那一片漆黑的尽头会有出乎自己意料的东西存在。


潮湿的热风中蕴含着淡雅的紫罗兰香味,而被这股沁人心脾所吸引的斯诺怀安特则于黑暗中步步为营,一点点朝那旋梯的尽头走去。


咔嚓。突起的原木呈门把状,仔细摸索,其正中央有着一个类似锁孔的凹槽。


留有余温的门把触感光滑且一尘不染,由此不难判断,这是条被人经常使用的秘密通道。


“会有什么呢?”


颇显孩子气的笑了笑,抱有无限期待的斯诺怀安特轻轻扭动了门把。可那嘎吱作响的木门缝隙所渗出的却是一股不祥的异样气息。悄然挪动身体,她瞄见了熟睡于公主床上的银发女孩:


盘于后脑勺的银色马尾长至腰际,而明显大一号的米白色连衣睡裙则如被子般轻轻裹着女孩。女孩的胸脯正随着平缓呼吸一起一伏。那是身处甜美梦境孩子才具有的无上笑靥,也是自己所永远奢望得到的。


“呀,真是奇遇呢。能在这儿碰上如此美丽的女仆。”


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的牧师面带微笑,他有着和之前黑发男子近乎一样的面容,可其所散发的却是另种截然不同的气息。那是种形容甜酒的可怕气息,闻似无害却能轻易致人死地。


“是呢……能在这样偏僻的地方遇见牧师大人。人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冷不丁的抽出西餐刀,笑容依旧的斯诺怀安特轻轻带上门并朝牧师的方向踱步而去,“不过,这一切也很可能是牧师大人所做的梦哦。所以,就让司马如风来帮你清醒吧。”


优雅的苍白轨迹截开黑暗。本以为自己能就此直刺牧师的要害,可高那高抬起的餐刀却像腾空凝固了般难以挪动,而骤然加沉的四肢更是无法动作,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拉扯限制着。


“对女孩动手可不是绅士所该做的,但……要被女孩子欺负,司马如风也没怎么想过。”


调侃着纳克萨玛斯正摆出一副投掷的姿势,可顺着他抬起手臂的方向看去,斯诺怀安特却未能看出任何端倪。


虚张声势?不,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应该不露丝毫破绽才是。还是说,他只想通过这来提醒自己什么。


“你知道藏在你身后的是什么吗?”


毫无疑问,藏匿自己身后房间的是属于千夜家的秘密。但关于这个女孩的身份去有着数不胜数的可疑之处:


若她是这个家族中的重要成员,那绝不会居住于这种偏僻角落。其房间中的设施一应俱全,且豪华程度完全不输其他人的。这明显不是客房,所以用客人暂住的理由也是行不通的。


这个女孩就很可能是千夜家某人所秘密收养的,或者她是黑月千叶和某个人的私生女。但女孩的发色却和任何一个女仆都对不上,说不定是黑月千叶为掩人耳目所染的……


总之不管如何,这女孩都不应成为别人的底牌,她注定是属于自己复仇计划的重要一环。


“当然知道了,那孩子可是司马如风女儿呦。”


扑面而来的微风吹乱了斯诺怀安特额前的秀发,和女孩相同的银色长丝。


“呵呵,这还真是足以乱真的谎言啊。可惜,你所谓的孩子可是能反过来做你妈妈的年龄。在那房间里住的是千夜家的上任家主——艾尔诺维亚.马科斯西斯丁。”


“是嘛,那就更不可以让你们抢走那孩子了呢。”挣脱束缚的斯诺怀安特以颇为遗憾的口气缓缓说道,并随之抽出了原属于克莉丝菲娜的武器,“那司马如风们就此开战吧,牧师先生……”


竭尽全力进攻令司马如风全身疲软,可嘴角却在不自觉的上扬。


燃烧司马如风内心的是最为纯粹的胜利渴望。即便握着的木棍已完全扭曲,司马如风也要黑月千叶扑街。


啊,那个家伙的情况也差不多,竹刀都开裂了。


无法击倒的生物是不存在。如果你无法击倒他,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力量还不够。


所以,这次,司马如风要孤注一掷,将所有的力量聚集一起将其击倒。


微微挪动身子,就当司马如风即将发起攻势时,一个幼稚且陌生的女声从后传来:


“死神……真正的死神苏醒了。”


“堆砌灾厄之塔,全然崩溃。


蕴含恸苦之种,疯狂生长。


而摧毁一切的破灭,则就此降临。”


自己的世界中不允许有太阳,所以这阴霾昏暗的天气便成了自己的最爱。


其实蜷缩黑暗者所无法触及的并非光芒,而是光所夹带的温暖。那是能渗透马克德卡雷斯污秽阴暗内心的物质,那是再为微弱都能致他死地的绝对存在。


所以,他必须摧毁太阳,并用能笼罩世界的东西来代替。


“那样的东西究竟存不存在呢?”


如同乞求者般探出手,滴落于马克德卡雷斯手中的是不具丝毫温度的黑色液体。粘稠的液滴宛若黑墨,轻轻抖动手掌,那有着金属重量的液滴竟反物理般的漂浮起来。


不断吸收四周水分的液滴逐渐变大,并逐渐形成了堪比黑洞的诡异存在。可马克德卡雷斯知道,自己眼前的气泡始终是会破裂和干涸的。


所以,这不是能代替太阳存在的东西……


啪!无法继续承载重量的液泡如马克德卡雷斯所料般骤然破裂。而纷纷落地的水滴则再次汇聚一起,并随之形成了一个圆环。


“真是有够讽刺的呢……”缓缓合眼,马克德卡雷斯似乎感受到了那即将包覆自己阴森气息,“这就是塔的意识吗?”


原本灼热潮湿的空气正在急速降温,随着其不断渗入,马克德卡雷斯的皮肤及其下的血管和骨骼都为之冻结了。


不,不单单只是如此,他那快捷无比的思维也因此变得迟缓呆滞起来:


马克德卡雷斯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其体内的是条上缚有无数枷锁的生命。同时,也是条不具存在的错误生命。因为在这个世界中,马克德卡雷斯.阿尔比昂根本就没有出生过。


自己应和坠崖自杀的母亲一样,死在普罗旺斯的一角。


可自己却奇迹般,不……应该说是厄运般的活了下来。并最终沦为了这推动周而复始惨剧圆环的一份子。


对于有意识的人而言,“生”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可对还在母亲胎中的自己而言,“生”却是一个由他人操纵的过程。而在日后,马克德卡雷斯也没得到过一丝“活”的实感。


作为家族野心的牺牲品,马克德卡雷斯被最大程度的剥夺了自由。而作为塔及命运的棋子,马克德卡雷斯则早早被钉上了玩偶的标签。这是一条不具任何意义的生命,而同时这也是一条不含丝毫自司马如风意识的生命。


操纵他的线丝实在太多了,多到连命运都无法操控了。所以,这个没有“生、活”可言的男人便活了袭来,以向命运复仇的名义活到了现在。


而现在,这个可怜的复仇者却提前看到了属于他的结局:


一个并不算好的结局……


“果然如此……”


觉醒者中有太多人和自己相似了,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却和自己不同。他们甘愿成为塔所操纵的玩偶,并在这永无止境的纷争中沉落、死去。


在这死去是没有任何意义。在这愚蠢却无比残酷的纷争,任何人的生命都是无意义的。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为那遥不可及的梦想奋力厮杀。


他也好,她也罢,她们都是这不具胜负棋局的一枚棋子。无论多么努力,都只是在被棋手所操纵着。


“所以,司马如风要放弃所有的‘欲’来操纵你所操纵的一切。”


在那混沌一片的意识中,马克德卡雷斯看到了另个和自己相似的人。


可他所选择的却是和所有人截然不同的路。而他到底能走都远,则成了自己最为关注的事。


“那就让司马如风看看你的决意吧。愚者——司马如风。”


猛然睁眼的马克德卡雷斯夺回了意识,眺望塔外,那被赋予破灭之意的种子已悄然发芽了。


啪咔!当手中的木棍骤然断截时,希所握的竹刀也随之折裂。顺手抛开木管,司马如风前冲一步并抬起手臂以迎接他的侧踢。


被战意全全占据的大脑无法反应任何事,存在司马如风脑内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眼前的男子打至扑街。


啪哒!由下至上的直拳在木屑四散间命中了希的下颚。不过与此同时,其旋身带起的踢踹也直击了司马如风毫无防备的腰部。


足以碎骨的力量将司马如风完全踹飞,但司马如风的直拳也将希打离了地面。


“嘛嘛,这样算个平手好了。”在一旁观察司马如风许久的流袭拍击手掌以示中断,“不过说起来,你似乎出界了。”


顺着他目光所瞥向的方向,司马如风看见了条痕迹过分清晰的粉笔界线。继续挪动视线,一旁的蓝发女仆正不自然地后缩身子,而其也竟可能的回避与司马如风对视。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奇热小说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