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HJZ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筑天神帝

筑天神帝

郎伯月 著

完本免费

鸿蒙破碎之时,飞出一块奇石,得之可证道称帝。苍莽宇宙,群星璀璨,万族争霸,一条通往长生的星路,东极神窟,西极魔原。

一个地球灵魂携着这块神石,穿越到一颗遭封印的弃星,附体在一个小家族废柴身上,内忧外困,四面楚歌。且看他如何从卑微迈向巅峰,打破封锁踏星路,称霸神窟,横扫魔原,成就筑天传奇!

人心叵测万重山,一念神魔天地朽。

初心不改破万难,一朝登顶筑乾坤。

110.7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27

免费阅读
小说《筑天神帝》是一部非常畅销的作品,HJZ小说网提供《筑天神帝》免费阅读,小说讲述的内容是“鸿蒙破碎之时,飞出一块奇石,得之可证道称帝。苍莽宇宙,群星璀璨,万族争霸,一条通往长生的星路,东极神窟,西极魔原。 一个地球灵魂携着这块神石,穿越到一颗遭封印的弃星,附体在一个小家族废柴身上,内忧外困,四面楚歌。且看他如何从卑微迈向巅峰,打破封锁踏星路,称霸神窟,横扫魔原,成就筑天传奇! 人心叵测万重山,一念神魔天地朽。 初心不改破万难,一朝登顶筑乾坤。”。
《筑天神帝》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玉书国,麒麟镇,唐府议事厅。

家主唐一啸居于正中首位,斜靠在椅子上,手抚下巴,神情略显阴沉。在其左侧,是唐家大长老唐辇,双目微阖,嘴角微微下撇,透出冷谑之意;三长老唐尧则是坐在家主右侧,双手握着椅柄,面带愠色,精目内隐有一丝怒火闪耀。

三人前方,靠近厅堂门口的位置,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少年。

少年身材瘦削,站姿略显佝偻,脸色蜡黄,似有病魔缠身,模样却煞是清秀,约莫十六七岁,一袭灰布长衫,腰间系着一根黑色束腰带。

“小小旁系子弟也敢擅闯议事厅!唐风,你可知罪?”

唐尧微微抬头,冷冷瞥了一眼少年,厉声喝问。

少年虽然看上去有些拘谨,却并无太多惧色,他对着厅堂三人一一躬身行礼,应声而道:“请家主和二位长老明鉴,弟子实乃有要事相禀,至于擅闯之罪,弟子甘愿领罚。”

少年名叫唐风,是唐家的一个旁系弟子。

“咦?”

唐风的话音一落,唐一啸三人皆是瞬间露出惊疑,齐齐盯向他。

这小子平常见到我们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今儿咋就变了个人?不仅没有往常的惧色,而且还颇有几分胆气!

难道被楚家二少爷打了一拳,连心性都变了?

“哼!换汤不换药!”

大长老唐辇很快便收回目光,口中冷哼一声,撇了撇嘴,继而端起香茗自顾品饮,直接将唐风当作了空气。

所谓人老成精,唐辇一眼看出唐风仍是拓宫境第五重修为,身子骨依旧虚弱,本质上还是那个家族废柴,眼下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而已,其目的,不外乎是想给自己再多讨点好处罢了。

“说吧!什么事?”

家主唐一啸的神色瞬间恢复如常,冷冷开口,语气不耐。

见到三人的反应,唐风暗自松了口气,貌似没觉察出他是个冒牌货,第一关算是勉强过关,便鼓了鼓勇气应道:“弟子是想……想提请家族取消紫琪和楚煜的婚约。”

“什么?放肆!家族的事还远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三长老唐尧一听这话立马厉声斥责,脸上彤云密布、怒气冲冲。

“什么玩意!”

唐辇啐了一口茶叶末子,冷眼盯了唐风一眼,继而嘀咕一句,端起茶杯接着品饮。

“二位先莫要动气,且听听他的说辞。”

家主唐一啸冲唐辇和唐尧摆了摆手,继而转向唐风,脸色刷地阴沉下来。

“说说你的理由!”

三人的反应早在预料中,唐风的心绪反而渐渐淡定下来,心中也是隐隐滋生出一股火气。

难道还不让人说话了?

你们都是瞎子聋子不成?这理由还用得着我来讲!

“既然如此,弟子便如实禀报。楚煜在麒麟镇臭名卓著,实乃花花恶少,不到二十岁便纳了十多房小妾,如今这些小妾个个下场凄惨,由此可见,他并非真心娶紫琪,无外乎是玩弄的目的,紫琪若是嫁给这种人,不啻于跳进火坑。”

唐风言简意赅地说道,语气中渐渐透出一丝激动。

毕竟,他还没有完全适应如今的身份,也没有调整好心态。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可这又能怎样!不管怎么说,楚煜好歹也是楚家二少爷,论楚家在麒麟镇的名头无需多言,紫琪做他的小妾,哪里有委屈她!况且此事她已经亲口应允。身为唐家子弟,你莫要只顾一己私利,置家族于不顾!何况,家族已经给了你补偿。”

唐一啸侃侃而道,仿佛在说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在他眼中,莫说紫琪,唐风也不过是个小卒子,必要时,一样会随手丢弃。

闻言,唐风顿时暗自惊讶,紫琪怎会亲口答应嫁给楚煜那恶棍?

这不可能!断无可能!

紫琪一向对楚煜深恶痛绝,绝不会做出如此荒唐决定!

可……此事暂且搁下,回去一问便知!

“那……楚煜打伤我这件事总要有个说法吧!”

另外,唐风也从家主话中听出味儿来,他们明摆着是要牺牲紫琪讨好楚家。对此,他心中自然是无比的愤慨,却又无力改变什么,不甘之下脱口而道。

“哼!说法?什么说法!年轻人相互切磋,受点伤算不得什么,要怪也只能怪你学艺不精!”

唐尧不屑地扫了唐风一眼,冷冷说道。

“哼!一个废物而已,竟也敢逞强,害的家族颜面尽失!”

唐辇放下茶杯,口中怒哼一声,目光凌厉的盯向唐风。

听到这里,唐风肺都要气炸了,几乎忘记了如今的身份。

尼玛,这是哪门子道理!难道我眼睁睁地看着楚煜调戏我的婢女而置若罔闻么!

我特么还是唐家的子弟么!你们竟然不去追究楚煜将我重伤致死的责任,反而说我损害了家族颜面,这是哪门子道理!

你们这帮老家伙哪里知道,原来的唐风早就被楚煜打死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不过是个冒牌货!

此理说不通,唐风暗自腹诽一通后,又将重心聚焦于婚约之事。

让紫琪嫁给楚煜做小妾,他实在不甘心,口中嘟囔道:“反正,紫琪是我的婢女,嫁不嫁我说了算!”

此话乍一出口,唐辇和唐尧皆是神情剧变,唰地起身。

“如此没大没小,你还反了天了!若再敢大言不惭,我便替你的父母好生管教管教你!”唐尧暴跳如雷,厉声呵斥道。

“孽障!敢如此说话,信不信即刻将你逐出家门!”唐辇也是怒不可遇。

家主唐一啸神情微变,坐着未动,目中透出怒意,冷声道:“看来你在家族是待腻歪了,也罢,等你伤好之后,便去照顾冯家岭的铺子吧,如此也能让你衣食无忧,也算对得起你的父母了。即刻退下去罢,莫要再让我见到你!”

说完,唐一啸怒气冲冲地别过脸去,不再理会唐风。

在他们眼里,唐风不过是只蝼蚁,低眉顺眼也就罢了,而眼下这只蝼蚁竟然对家族指手画脚,这严重冒犯了他们的威严,不可接受!

“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真想讨打么!”

唐尧怒喝一声。

见状,唐风心知多说无益,再这么下去,情况只会更糟,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便对着厅上三人躬了躬身,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去。

“一个经脉闭塞的废物而已,竟也敢在此胡言乱语,真是岂有此理!”

“哼!若不是老二护袒,早将这废物打发出去了,省得见着心烦!”

还没迈出门,身后便传来唐尧和唐辇的怒骂声。

对此,唐风充耳不闻,面色阴沉,径直迈出议事厅。

三长老唐尧的嗓门很大,他的怒骂声早从议事厅传出,引得不少内院的嫡系族人对着大厅好奇地张望,见唐风从里面出来,皆是露出怪异神色。

“咦?这废物怎么进的议事厅?没听说家主要见他呀……”

“你没听见三长老发火么,一定是他擅闯进去,结果被轰了出来!”

“没想到这副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命还挺硬,被人打得那么惨,竟然还能活过来!”

“我看还不如叫楚煜打死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啧啧,他身边的婢女紫琪那叫一个水灵,只可惜便宜了楚煜那淫棍。”

……

对这些异样眼神和议论,唐风不闻不顾,径直往住处行去。

他的修为在家族基本垫底,而眼前这些族人皆是内院嫡系,修为只会比他高。实力弱小之时须学会隐忍,这个道理,唐风还是懂的,更何况他如今已是两世为人,经验绝非外表那般青涩。

就当是犬吠了!

好在这些嫡系族人也只是用嘴巴和眼神嘲讽,并没有刁难他,或许是他们觉得不屑这样做吧。

唐风步履匆匆,很快便脱离了这些人的视线。

“唐风哥!”

正行走间,耳边突然传来一道黄莺般的女声。

记忆中,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唐风循声望去。

只见不远处疾步走来一个长裙少女,面容很是清秀,约莫十四五岁。

唐风很快便从记忆中得知,眼前这个少女叫做唐盈盈,打小就是他的跟屁虫,长大后,两人关系也一直比较亲密。

“盈盈?你不是去凤鸣宗试炼了么?”

盈盈的修炼天赋还不错,虽然才十四岁,修为却已经是凝玄境第四重,前不久还获得了一次去凤鸣宗试炼的机会。

“唐风哥,你刚从议事厅出来吧,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同意解除紫琪跟楚煜的婚约了么?”

盈盈答非所问,一张粉雕玉琢般的俏脸上透出急切。

她刚从凤鸣宗回来就去了唐风住所,听紫琪说唐风去了议事厅,便急急地赶了过来。

“没有。”

唐风神情一黯,摇了摇头。

家主不仅没有同意,还将他发配到冯家岭去照看俗世产业,如此一来便与修炼彻底绝了缘。

“就知道是这个结果,那帮老家伙从来只想着自己,才不会去管别人死活!”

盈盈小嘴一嘟,气鼓鼓地说道。

“没想到最近我不在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楚煜那混蛋竟敢调戏紫琪,还将你打成重伤,这事决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这就去找他们理论,回头再找楚煜算账!”

说完,盈盈贝齿一咬,面带愠色,转身向家族议事厅冲去。

“盈盈,此事跟你关联不大,去了也没用。”

唐风急忙伸手阻拦。

虽然盈盈是家族嫡系子弟,地位远胜过他,却也不足以让家族高层改变决定,毕竟这次牵涉到麒麟镇最强大的家族,若是盈盈冒然闯去,肯定落不了好。

“你拦我干嘛!我偏要去!”

似乎是用力过大,盈盈一把将唐风推倒在地。

“嗯!”

唐风发出一声闷哼,脸上露出痛楚表情。

他的修为本就比盈盈差了近乎一个大阶,加上有伤在身,身子虚弱,哪里能禁得住盈盈奋力一推。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忘记你身上有伤了,没事吧?”

见状,盈盈急忙上前搀扶唐风,满脸关切的问道。

“没事。”

唐风强忍住胸口传来的伤痛,摆了摆手。

“盈盈,我知道你是好意,但这件事必须由我自己解决。”

待伤痛稍稍缓解,唐风认真地说道。

修为和实力皆是很废,若连心性也废了,那便彻底没救了。一切都得靠自己,这一向是唐风的座右铭,即便莫名来到这片异世大陆,这一点依然没有丝毫改变。

“你自己解决?你能怎么解决!”

盈盈嘟囔了一句,见唐风不像是在开玩笑,小嘴一撅,撇过脸去,旋即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一双俏目忽闪了几下,转首问道:“难道你有主意了?”

“咦,这家伙最近好像变化蛮大!”

看着眼前这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唐风,盈盈不禁暗自惊讶。

以前的唐风因为经脉闭塞,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正常修炼,基本上是破罐子破摔,除了对各种玉符和古符文时常研究外,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修炼更是不上心,给人颓废、软弱之感,几乎谁都可以上前踩一脚。

而这次见面,唐风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

不过,,她并不觉得很奇怪。

他既然为了保护紫琪连楚煜都敢斗,这些变化也就在情理之中。

唐风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正在想辙。”

其实,在来议事厅之前他便想好,若是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他便三十六计走为上,干脆带着紫琪跑路。

“无需担心,等我老爹回来,一切都会替你搞定!”

拍了拍唐风的肩膀,盈盈信誓旦旦的说道。

“嗯。”

唐风佯装期待地点点头,眉宇间的忧色也被敛去些许。

盈盈的老爹唐茂是家族二长老,唐风打小就管他叫二叔,正因有唐茂的照应,他才没有被家族发配出去,直到今日……

但,唐风并不认为二叔这次能帮得了他,哪怕二叔在家族身居高位也不行。毕竟,楚家是麒麟镇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实力远超唐家,唐家绝不会冒犯楚家的颜面去更改婚约,更不会为了他这样一个旁系废柴,去跟楚家撕破脸。

“嗡……!”

就在唐风内心起伏之际,脑海中蓦然传来一阵嗡鸣,犹如晨钟暮鼓敲响,旋即,一种玄之又玄之感蔓延全身,令他莫名的惬意,仿佛神游天外。

紧接着,脑海中隐约有一个块状东西,只是如同隔了层磨砂玻璃,难以辨认。

嗡鸣声仅持续了两三息便戛然而止,脑海中的异象凭空消失,那种奇妙之感亦是瞬间隐退。

“唐风哥,你怎么了?”

见唐风表情突然变得古怪,盈盈俏目眨了眨,疑惑地问道。

“哦……没、没什么。”

唐风摇了摇头,心中却在疑惑。

那是什么?它怎会在我体内?难道是幻觉?

版权说明

该本小说版权来源于:奇热小说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