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累计找到2165本书
  • 炮灰修仙成神路 连载中

    卡河 59万字

    【1v1双处,鬼畜向】四线的女主播陈诺因为粉丝送的戒指,突然消失在直播间!变成手无寸铁的异世炮灰!一同穿越的直播系统,连接在异世与现代的桥梁。直播扭转剧情,针炙医人,养食养生,智斗戏敌……以及……——各路妖精献媚邀宠!小剧场一:土匪惊叫,【前面有蛇!主播,我们可是战五渣快跑!】陈诺的眸光闪过一丝兴奋,口袋里面的银针跃跃欲试。隐含雀跃的声音低低道,“…听说蛇肉大补,我们今晚的餐点总算是有着落了!烤盐蛇、(づ′▽`)づ褒蛇汤……”土匪垂涎欲滴,【…想吃。】小剧场二:摇摆着九条尾巴,一身乌黑毛发的魔狐,闪着楚楚可怜的血眸,伸出染血的小黑爪……轻轻的扯着陈诺的衣角。嘶哑的声音很是悲呛,“阿诺,不是说再也不会离开我吗?”陈诺撇了一眼,用自己衣服擦爪子的狐狸,“…等会有全鱼宴。”&n

    在线阅读

  • 汉子他又野又凶 连载中

    星如银 0万字

    亲妈要她眼角膜,丈夫亲手杀了她。被害至死的江暮晓重生回17岁那年。她决定踹了奇葩家人跟渣男,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却没想到一睁眼就见到了最不想遇见的男人。某男深情款款的将刀子递给她,“动手吧,我给你撑着。”=====武力值爆表痞帅铁血硬汉X智商时刻在线的小姑娘~架空勿考据~

    在线阅读

  • 高冷竹马:青梅我来追 连载中

    顾枭落 26万字

    认识夏安橙的都说,她是个可望不可及的女神。殊不知在某人心里,却是个该被狠狠宠的小孩子。“陆嘉男,我要和你约法三章。”“第一,不允许在我面前夸别的女孩漂亮。第二,不允许除了我以外,和其他异性有任何肢体接触,第三,你要对我负责一辈子!不许中途抛弃我!”陆嘉男浅笑,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傻瓜,你的下半生,被我承包了。”许久之后,每当领奖台上站着身着惊艳礼服的夏安橙时,她总是会说一句话:陆嘉男,三生有幸遇见你。

    在线阅读

  • 江小姐,别来无恙 连载中

    花之星宝 32万字

    大姐说,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回来,表姨领养的人就是我了。二姐说,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回来,唐幸喜欢的人就是我了。亲奶奶江老太说,你还送她回来做什么?不是说,这个孩子一辈子都跟我们江家没关系吗?江篱出生就被抛弃,苦村的江老汉将她养到了十岁,又将她送回了江家。爹不疼,妈不爱,没关系。有了苦村那十年,小小江篱憋了一口气,她要出人头地,不为别的,因为这是江老汉的遗愿。后来,江小姐成了陈太太。陈太太性子冷清,商业手段狠厉,一点也不心软,被人称作女魔头。但就是这个女魔头,资助了一所又一所小学,资助的孩子不计其数。直到消息爆出,全城哗然。别人眼中的陈太太,肤白貌美大长腿,典型的狐狸精,所以将陈意迷得团团转。陈意眼中的陈太太,是个很暖很暖的人。他庆幸,兜兜转转,还是没有错过。&n

    在线阅读

  • 狂暴夫君 连载中

    逍遥 26万字

    狂暴夫君文案:“你这只黑熊是不是瞎了狗眼”纤手一把扯住他的大胡子,所有的人都被惊呆了,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她的话中之意,熊怎么可能有狗眼。“敢说老娘的地方是妓院,你看过这么高雅的妓院吗?留着你一双狗眼有个屁用,戳瞎了了事,省得长在你脸上碍着所有人的眼,老娘原想以和为贵,没想到你是半点不领情,那倒好,休怪老娘不客气”话闭,一松手,纤手之上还沾着几根他的胡子。醉君楼,是正正当当的高级酒楼,做的可是光明正大,清清白白的生意,这头熊尽在这里大放厥词。千柔后悔了,她不该惹他的。这可狂暴可恶的男人他、他、他——这是打算抢婚吗?☆★☆☆★☆☆★☆☆★☆☆★☆☆★☆☆★☆☆★☆☆★☆☆★☆☆★☆番外文案:因为娘的凄凉悲苦,因为爹的处处留情,她痛恨男人——天底下谁都能看得出饶九儿天真、纯洁、善良、说不起恨,独独她自己不知

    在线阅读

  • 状元相公一品妻 连载中

    糖糖和果果 36万字

    一朝穿越,夏悠然竟然穿越到了一个农家女身上,而且还是个被退亲的农家女,老天能再给力点嘛!不过没关系,不就是被退亲吗?她照样好吃好喝。渣男嫌弃她家穷,继而退亲?那她就带着家里人致富,看谁笑到最后!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的精英女一枚,致富道路估计还是很顺风顺水的。什么?渣男想要吃回头草?不好意思,靠边站!姐看那男的就很不错,人美还多才。可是眨眼间,怎么就变腹黑了呢……

    在线阅读

  • 王者荣耀:国服男神是女生 连载中

    闲家小二 100万字

    【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电竞圈有个神话叫“Win”,是一众死肥宅心中的国民女神!一朝退役,摇身一变,化身国服第一男装大佬!重回荣耀巅峰!真相大白那天,国服第一打野把她堵在男厕所“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嗯?”

    在线阅读

  • 乘鸾 连载中

    云芨 171万字

    天下玄士之首,方为命师。七十年后的命师明微,为救师父回到永嘉十八年。从此,这个世界的玄门就没规矩了……诸君: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明微:正有此意。

    在线阅读

  • 重生甜妻:厉先生的私宠 连载中

    秋二月 28万字

    “不要,我怕……唔……”“张嘴,乖,生病了一定要吃药。”18岁,司小暖窝在厉封霆的怀里,看着他端的药,勾着他下巴霸道的说:“阿霆,我乖乖喝药,你怎么补偿我?”“女人,你在玩火?”近日爆出北辰杀伐果断的厉总和一线女明星往日恋情,惊倒一众粉丝。24岁,司小暖站在无数聚光灯下接受媒体的采访。记者问:“你好,最近传出你是北辰厉总的初恋,是真的吗?”“无中生有。”司小暖冷漠的撇清。一线明星惨遭全家灭门后重生。她一心复仇,却再遇年少爱人。

    在线阅读

  • 农家俏医女:捡个夫君来种田 连载中

    花萝北 23万字

    一朝醒来,天朝最强中医世家传人成了软弱可欺的小农女,娘早逝爹有顽疾,家徒四壁不说,还有大堆极品来袭?滚开!没钱没屋咱就动脑子发家致富,治杂症,卖草药,修新房,撩正太,顺带手撕绿茶婊爆炒白莲花,小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爽~只是,这只突然出现的大妖孽是什么鬼?她的软萌小奶狗呢?!大妖孽贴脸:“媳妇别急,咱们这就造个你喜欢的,如何鸭?”“滚!”“好,爷就喜欢跟媳妇一块滚~”吹灯,扑倒之。

    在线阅读

  • 独家蜜宠:娇妻太呆萌 连载中

    原青柠 52万字

    传闻的叶少清心寡欲,唯独对自己的小妻子宠上天。“叶少,您为何喜欢您的妻子?”“她值得。”“听闻她还有个男朋友……”就被叶少一个眼神吓晕了,霸气的对世界宣布,“她只能是叶太太,是叶锦天的妻子。”【宠文1v1】欢迎入坑!不喜勿喷!欢迎加入卿本佳人,群聊号码:805867871。可以和大大一起讨论聊天。

    在线阅读

  • 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 连载中

    长青树长青 0万字

    还没出嫁,就背上了克夫的骂名,没人敢娶,受尽嘲笑和欺负。一朝身死,再次睁眼,身体里是现代特种女兵的灵魂,从此,谁都别想欺负她!后,有个汉子不怕死的娶了她,还只知道宠她宠她宠她!可没人看好这门婚事,大家都说他会被她克死,却不料,他不仅没被克死,她还旺夫旺到他祖坟冒青烟。“相公,渣虐完了,银子也赚够了,竟还有人纠结你怎么还没被我克死。”“孩子都还没有,你让我死哪去?”“敢情我这些年生的两个孩子不是你的?”“是我的,但算命的说,我命中有九子。”九子?那得生到猴年马月?李紫荆吞了吞口水,在心中发誓,她一定要打消她相公这可怕的想法,真是太恐怖了!(爽文,男强女强,1v1宠文)

    在线阅读

  • 追妻101次:霍少,超凶猛 连载中

    叶依舞 61万字

    “宝贝,太小了,我进不去。”  “你轻点,慢慢滑进去。” 某人出门参加军事访谈前,非要戴她昨天新买的皮筋。 施忆转头一瞧,大失所惊:“那是女孩子用的东西,你戴它做什么?”  霍上将仔细端详了一番手腕上的皮筋,美滋滋的说:“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有个供起来的小祖宗。”  惨死重生,施忆没想到会再次遇到上一世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人前,他装成正人君子,喊她侄媳妇。 人后,他撕碎伪装的面具,对她步步紧逼。  “乖乖,只要你乖,给你买条街(gai)!” 在她眼里,他变态偏执,占有欲强,简直就是个疯子。 而她不知道的是,他曾经疯到用半条命来换她回来! 乖乖,只要你乖,给你买条gai,爱不爱你不用你去猜,购物车你要我给你拍!

    在线阅读

  • 你是我的来日方长 连载中

    戾十三爷 30万字

    易然以为她可以愉悦的度过整个高中生活,半路杀出一个学霸,非要带着她学习不说,怎么这个人爱老爱怼她,不反抗就不是她易然了。屡败屡战屡屡不后退,易然和学霸的互怼生活即将鸡飞狗跳……

    在线阅读

  • 风光大嫁,总裁先生强势宠 连载中

    南佛与 26万字

    她林落楚回归时羽翼丰满,稳坐自家公司,斗恶毒后妈。  在商业界混得如鱼得水!  却没想到被几只小老鼠给算计了!  更没想到居然被她讨厌的人给救了!  某天——  林落楚;“我后妈后妹他们又给我找事儿,我干脆让他们领盒饭算了!”  薄厉森(一把拦住她);“亲我一下,我帮你。”  某次——  林落楚;“我好无聊啊!薄厉森~(撒娇)我要去公司大展身手!”  薄厉森;“亲我一下,我送你一座城!”  某日——  林落楚;“薄厉森,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薄厉森;“嗯?你说,我听着。”  林落楚;“薄厉森,我不讨厌你了!”  薄厉森;“嗯。”  林落楚;“我爱你!”

    在线阅读

  • 契约拧宠:老婆太磨人 连载中

    松弦 54万字

    1v1【腹黑男vs多变女】一纸契约,互相利用,各怀鬼胎,直到她陷入爱情的陷阱。盖了手印,她暗自欣喜,说:“契约已成,有一方若是喜欢了别人,双方都有权强制解约。”他泰然自若,淡淡笑意把结婚证放到她面前。“现役军人的配偶要求离婚,须得军人同意。”算计、阴谋、争端,混乱的思绪让她逃离他的身边。两年后得知他为了救她被辐射所染,濒危的消息让她回归,殊不知,又是被那狡猾的人料到了她的心。郴顾捏着她的下巴,眼里尽是温柔与占有欲:“既然回来,就不要想再只身离开。”霸道的吻住她的嘴,一如既往的炽热。

    在线阅读

  • 独与卿欢 连载中

    独与卿欢 53万字

    陌上花开,可徐徐归矣!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可是我要的不止是这些,还有,忘川河畔,与君长相憩,烂泥之下,与君发相缠。何况这短短的一生一世,又怎么够呢?

    在线阅读

  • 待你一缕春风 连载中

    邻家二弟弟 46万字

    你是我年少时的掌心红纱,却因懦弱蹉跎了芳华。如今,我重整而归,昔日少年是否待我如初?红纱依旧,少年可否盼我归?

    在线阅读

  • 玉锦春 连载中

    沐慕沐 39万字

    本是将军独女,一朝变故,被下人之女顶替了身份甜宠文

    在线阅读

  • 王爷盛宠,蛮妃横行无忌 连载中

    兰玲轩 55万字

    一觉醒来她竟穿越与冷王成婚为了保命她谄媚卖笑用尽浑身解数王府之中处处陷阱她被人诬陷冷王却不听解释要杀她泄愤她虽与世无争,但仍要绝地反击她运筹帷幄给证明自己清白冷王知错对她百般恩宠她手握大权从此在王府横行无忌…

    在线阅读

  • 军婚蜜宠:少帅,你被逮捕了! 连载中

    五月凡颜 65万字

    父亲幼年早逝,母亲又在成年后上吊自杀,自己还被无良亲戚卖给大20岁的半痴呆男人为妻。重生前,林清暖的人生惨到不能再惨!一朝醒来,她又回到了十一岁,这一世,她必定要把前世那些极品都轰成渣!做做生意,破破案,到处游玩,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顺便还有俊帅兵哥哥贴身服务。某军装帅哥邪魅一笑:“丫头,还有力气出去玩啊?是不是我昨天的服务不够到位?”

    在线阅读

  • 重生之腹黑老公甜蜜妻 连载中

    蓝闪蝶 27万字

    上一世的方梓晴为了所谓的爱情,众叛亲离,家破人亡。  重活一世,她想得很简单,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享一生安乐。  腹黑未婚夫为骗小青梅负责,扮猪吃虎。  重生甜蜜娇妻为弥补上一世的亏欠,热情大胆追夫。  欢乐小剧场:  方梓晴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傅若渊,“你知道你这辈子为什么被我吃得死死的吗,那是因为上辈子,我为你殉了情,这一世你是来还债的。”  “你不信?!”方梓晴看着傅若渊那一副连假装都欠奉的表情,本是玩笑的心思竟也起了三分认真。  “信。”  “你果真是不信的,其实连我自己都不信。”看着傅若渊一脸的敷衍,方梓晴心里一阵颓败,上一世她辜负了他一腔深情,所谓的殉情也不过是没有选择。其实她觉得自己连为他殉情的资格都没有,活着她就把他害得丢了命,好不容易可以解脱,自己又巴巴赶上去。  “呵”方梓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遇上我是你的劫么?”  傅若渊伸手揽过那个渐渐陷入自己小世界的女人,唇角含着温柔的笑意,“人活一世,何来上一世,下一世之说。既是劫,便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你想再多也是无用。”  “其实关于劫数,还有那么一句,”傅若渊半低头,右手抵着方梓晴的下巴轻抬,四目

    在线阅读

  • 陆生有幸:男神,点个头呗 连载中

    玖小伍 75万字

    某日,陆红颜画完稿后发现自家竹马在书房练字,观摩了一会儿忽地诗兴大发,从男人手里抢过毛笔就开始唰唰唰:宽肩窄腰大长腿,苏音美颜禁欲系,文理全才厨艺棒,打架够人喝一壶。写完不过瘾还在最上补了一行:陆生有幸。男人不在意她那首乱七八糟的打油诗,却对最后那歪歪扭扭仅能勉强能认出的四个大字很感兴趣,不但另取新卷重新誊写,写完后还挂在了书房最当眼的位置。陆红颜看了眼,撇嘴:不要脸。这种时候不是该写“池生有幸”来哄媳妇的吗?事实上池教授哄媳妇向来简单直接,手一拉头一低,直接把人困在书桌前亲得喘不过气。【她觉得他是她的三生有幸,殊不知她更是他的三生有幸,最后能走在一起,便该是陆生有幸】

    在线阅读

  • 医徒小俏妃 连载中

    青黛伴衣 38万字

    言小白委委屈屈的女扮男装也就罢了,好心救了“大黑虫”一条性命,竟然就被传成了王爷的“男宠”,闹得满城风雨。如此伤风败俗,帝京的小娘子们你们倒是说句批判的话啊!什么?你们很是喜欢这对鸯鸯,还专门写了话本子?!大祁的民风何时开放到如此地步了?她明明是个女娃娃啊!

    在线阅读

本站所有资源由网友上传或合作方提供,与本站无关,用户阅读会跳转至版权方继续阅读,若资源侵犯您的权益,请来信知会我方,一经证实立即删除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wsbole@126.com

Copyright © 2019 HJZ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